SheronW in the box


Kanal geosi va tili: Xitoy, Xitoycha


@sheron_w 用来剪藏碎片化内容/脑洞的个人频道 | 兴趣使然什么都写


Kanal geosi va tili
Xitoy, Xitoycha
Statistika
Postlar filtri


https://tonsky.me/blog/disenchantment/zh/

读完这篇之后首先想到的是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中的里奥妮亚城(顺带一提,这篇文章是我在等待编译的时候读完的):

谁都没有想过,他们的垃圾每天搬到什么地方去。运到城外,当然,可是城市年年在扩大,清道夫必须走远一点。垃圾量增加了,垃圾堆也高了,在更宽的周界里层层堆起来。而且,里奥妮亚制造新物品的能力愈进步,垃圾的质量也愈高,经得起时间和自然现象考验,不发霉,不燃烧。里奥妮亚周围的垃圾变成不可摧毁的堡垒,像山岭一样从四周耸起。

结果是:里奥妮亚抛弃得愈多,积存的也愈多;它的过去的鳞片已经熔合成为一套脱不掉的胸甲。城市一边每日更新,一边把自己保留在唯一可以确定的形态里:昨天的废物,堆在前天和更久远的废物之上。

里奥妮亚的垃圾可能会一点一点侵入别人的世界,不过,在它最外围的斜坡之外,别些城市的清道夫也推出堆积如山的垃圾。在里奥妮亚边界之外,整个世界也许都布满火山口,各自环绕着一个不断爆发的城市。隔开敌对的陌生城市的,是受侵蚀的堡垒,靠着彼此混杂在一起的瓦砾互相支持。


前段时间读完了村上春树的「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我很喜欢,而且我想正大光明地告诉全世界:我说不出为什么喜欢。

上大学之后我的阅读习惯变得非常实用主义,我读了很多非虚构文学,并暗地里以此为傲,每读一本我都希望自己能够好好记笔记,弄明白书里讲了什么,而这种完美主义让我逐渐害怕读书,虽然质量保住了,但读得也越来越少了。与此同时,我也不拒绝偶尔读一些流行快餐文学(说的就是知乎故事会),我会急切地向下滑,几乎是一目十行,只是想搞清楚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不想过脑子。

这种说不出的喜欢就像是被人牵着鼻子走——我不想赶紧翻到下一页,寻求一个可解答的悬疑,从而释放自己的多巴胺;我也没有想要从这里学到什么。这是我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平静的阅读足够让人获得能量,我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一个不急于知道结局的故事了,与此相反地,我甚至希望故事的走向能够更慢些,这样才能够让我单纯地享受作者的描写本身,以及搭建的每一个情景。


QQ 空间时代见别人疯转史地政各科特点,给历史的评价是「知识点像饺子馅一样稀碎」,现在我反而觉得软件工程的知识点像饺子馅一样稀碎。努力读完浩如烟海的代码可以但没必要,就像史书和民族志里记载的那么多繁复的事件不一定都会考。BUG 就像历史书上被划重点了的记忆内容一样,很难通过无数给定的前置历史事件推断出来;想干一番大事改变历史也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调度多方资源权衡利弊。
可能软件工程很就是用代码预设一个虚拟的世界(而这个世界在如今已经十分庞大而复杂了),它的走向和现实世界一样很难控制,往往伴随着不确定性;而软件工程师们需要小心翼翼地掌握其历史,记住这些稀碎的知识点,才能更好地生存。


Noma’lum dan repost
How western culture has changed readers’ perception of traditional East Asian dramas


Noma’lum dan repost
For the first time in forever~~


Noma’lum dan repost
但我腦子自動生成的背景音樂是frozen裡面的那個


Noma’lum dan repost
然後我就看到了著名的「原來奼紫嫣紅開遍」


Noma’lum dan repost
這週讀牡丹亭了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ternational_Symbol_of_Access

国际无障碍标识的草图(左)在1968年由设计系学生 Susanne Koefoed 设计,并在次年推广到全瑞典,你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许多地方看到该图标。这一版图标清晰明了,但轮椅与人的形象是静止的、被动的,仿佛需要他人的帮助才能进行活动。
2013年,Accessible Icon 设计了新的国际无障碍标识提案(右),图示的侧重点转向了残障人士自己推轮椅的动作,塑造出动态的、主动的形象,有点守门员史铁生的味道了。
截至目前,新提案并未彻底取代旧的标识,但 U+267F ♿️ 在我的手机与电脑上显示的都是新图标。


这个投票的结果有点意外,因为我一直都尽可能自己写东西而不是转载,甚至因为写不出东西所以好久不更,但看起来大家都不太介意的样子。不过之后我会尽可能避免只丢一个链接凑数。


投票发出来已经过了几天,虽然暂时还不会关闭投票,但结果也不会有多大变化了。这个选项的排序其实是按照权重来的,但泛科技/效率出人意外地竟然不是投票最高的,看来我的效率博主转型要失败了(笑),不知道是不是和我的订阅者里已经订阅了很多这样的频道有关。之后科技相关的东西可能不会再发了,至少不会随便甩个梗图或者新闻链接。键政同理,毕竟我订阅的频道里也有相当多的是这两个内容。

既然提到键政了我也顺便讲一下,我不觉得我擅长或者喜欢对时事发表评论,根据 Alan Kay 的说法,「News is finding another instance of something you already know about」,我不太喜欢某件事情发生后就赶紧花时间趁机 reinforce 我早已有的观点(我也不是全职自媒体,也没有这个时间,真的)。更何况键政我也主要是对性别议题发表看法,tg 的基本盘在这方面的看法还是和我差挺大的,每次写女权相关的内容我都会掉粉。总而言之,我以后大概不会在这个频道涉及政治/新闻了,但如果你对我的政治倾向感到不适,我不介意你直接取消订阅。

文史哲内容好像是我一直比较多在分享的,多谢大家的支持🥰

没想到影评书评二次元评论竟然是排第二,果然我的人设还是个文青。看到投票结果我思考了一下,打算有空去注册一个豆瓣账号(是的,我从未注册过),如果能把评论写得足够长,我就在豆瓣也发一份好了。

都市情感竟然也有人选,现在我的态度是如果正好有相关的想法就顺便 post 在这里,但不会刻意去寻找选材。


您对内容原创性的要求是:
So‘rovnoma
  •   纯原创内容(包括对转载内容的评论)
  •   可以转载,但必须概括要点
  •   可以直接转链接
  •   可以直接 Forward 其他 Telegram 内容
44 ta ovoz


Telegram Channel 竟然有了官方 Statistics 功能,看了一下说实话有点焦虑,我从2019年就开始随便写写,没有自我定位,也没考虑点击率转化率活跃度,平时不觉得有啥,一看数据确实有点不太好看。虽然我现在也还是不想以美化数据为主要目标,但我有些好奇各位想在这个频道看到哪些内容:
So‘rovnoma
  •   泛科技圈/效率等实用主义话题
  •   无用却有趣的知识(文史哲以及社会科学居多)
  •   电影/小说/二刺螈作品锐评及选段
  •   紧跟时事激情键政(包括并不限于发表被美国学界培养出来的左派言论与打女拳)
  •   都市情感(比如怎样征服美丽少女)
  •   梗图(自产不了多少,大概率要搬运)
  •   其他(请评论)
43 ta ovoz




https://t.me/EFW_inno/2711

文艺作品往往基于一种假定已经存在的状态,而作品中的世界或主要人物是如何达到这个状态是不在考虑范围内的。

比如在看被我弃剧了的「使女的故事」的时候,我一直很好奇,这个世界线上的美丽国,是怎么单纯因为生育率下降和内战,从公知口中的灯塔国,变成一个以自然分娩为主要目的的纯粹宗教国家的。更离谱的是,自然分娩不知为何就是最高效的,与此同时,北方的加拿大还能保持民主制度,南方的墨西哥还能选出个女性总统。

这部作品能够在2017年改编成网剧,很难说不是民主党对于川普上台的某种应激反应,基本上是一种「虽然我们也不太知道为什么但看来反对我们普世价值观支持保守宗教势力的人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吼」的状态。这个假定存在的状态,有点像对川普上台之后的美国政局的夸张幻想,而它基于这个世界观做出的种种猜测,以及对这个既成世界的描绘也确实非常优秀就是了。

回到原 PO 的主题,如何达到初始状态确实不重要,基于给定命题做出的描绘才是一部作品的关键。ABO、穿越、转生有很多又出名又优秀的作品,虽然 ABO 经不起仔细推敲,为了合理需要到处打补丁,而很多穿越和转生自始至终都不会解释为啥被转或者被穿了。只是有时候会有我这种毛病多的观众,因为太好奇了所以会失望而已。




本来要写「穿」字,我毫不犹豫地写了个「寄」,还一气呵成没有停顿🌚


人名的记忆能力似乎与人名出现时的语境有关。对于我来说,阅读中文(母语)时的记忆能力要远高于阅读英文时的,但日文中的汉字人名我会自动转化为中文。

这也许像某些西方人记不住那些明明很短的东亚人名拼写一样,只是因为不熟悉,但同样的名字用中文音译或者用字母拼写对我来说效果也不一样。

比如同样都是北欧人名,在中英文语境下都约等于随机排列组合,但读过一次中文之后我大概率会对「克瑙斯高」这四个字产生一个模糊印象,但如果是在英文语境下读到「Knausgaard」,下次再看到我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摘自「午夜降临前抵达」下半部第五章“舒伯特”号列车,帝国的切片,萨尔兹堡的雨
我一直觉得,从一个国家饮食的丰富程度中,可以看出这个国家封建时代的发展状况。一般来说,封建时代越发达的国家,饮食也越丰富,反之亦然。我一边吃着巨大的烤肠,一边想着中世纪的德国农民。与精致的罗马人和高卢人相比,日耳曼人长久以来被视为蛮族,这从德式菜肴中也可见一斑:所有的配菜都是酸的,为的是帮你消化中间的那块肉。


想到一个问题:有什么在日本文化中很常用,但在英语国家中很少用的英文单词?文艺作品中常见的也算🤔

20 ta oxirgi post ko‘rsatil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