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品葱Online(翻车新闻、新品葱搬运、Online任务)

@pincongonline Нравится 0
Это ваш канал? Подтвердите владение для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ых возможностей

品葱Online的NPC,新·品葱的搬运标准是“赞同数大于35人以上的文章或回答”(现改为品葱精选),翻车新闻搬运来自Reddit(u/s1refugee,准弃坑状态)
喜欢这个频道的话,只要+1s,订阅就很好~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香港人,反抗!
Гео и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не указана


Гео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не указана
Добавлен в индекс
25.11.2019 15:00
陳秋實武漢系列影片之惡
叮叮噹噹叮噹貓 发表了文章

身為一個臺灣的旁觀者,我很訝異品蔥對陳秋實的維護程度之高。

這篇文章不是討論陳秋實的立場背景為何,而是想指出他在武漢系列影片裡實際做了甚麼。

我在品蔥看到的支持論點大致如下:

1.他去武漢是冒著實際的生命危險,所以不是大外宣。若陳秋實是大外宣,中共怎能捨得讓他犧牲。

關於這點,我想問,各國政府機關的諜報類人員不就是冒著生命危險行事的嗎?
對諜報人員來說,一旦事有不妙便成棄子,不也是常見的處境嗎?
被利益驅使或被鎗桿子脅迫而前往災區做出的報導,不是更應該受到質疑嗎?怎麼其成果反而變成脫罪證明?


2.他也批評了習近平與共產黨。

抓小放大,混淆視聽,這一點已經很多人說過,此處不再贅述。

3.他不是大外宣,而是溫和改革派,他是在體制內點滴推動文明思想。
4.就算他是大外宣,那也不能否認他的報導成果或傳遞的思想對社會有益。


關於第三點與第四點,我想說,錯了,陳秋實這幾天的影片,正是聰明人為惡的範例。
我是在反送中的時候透過品蔥知道此人,但對他沒有太大關注,他之前的作為我不甚清楚故不評論。下文僅點出武漢災區幾支影片的問題。

坦白說陳秋實到武漢的第一支影片我看了極為感動,我當時的想法是,即便他是大外宣,報導將會偏向正面,那也是功德。因為遏止恐慌、提供一個「與你同在」的堅定力量,可以減少災民心理上的苦楚,同樣是很大的幫助。
他其後拍攝的井然有序的醫院,我也覺得是理性的有益的聲音。

可是,隨著陳秋實的和平影片持續穩定發佈,而各種恐懼的崩潰的求助聲音逐漸消失,我開始發覺,我當初認為的陳秋實帶來的撫慰力量,其服務的對象並不是真正弱勢的受難者,而是那些尚且安然無事的旁觀者。

這一系列影片的操作,是藉由報導受控的部分事實(我認為他報導的地方也是真的良好有序),排擠掉失控的部分。這種「沒事兒」的澄清,也給了禍未臨頭的旁觀者足夠的理由去放下這件事、放下災難沈重的警惕與檢討,彷彿整個社會一起將那些崩潰的醫護、放任自生自滅的自我隔離者掃到地毯下眼不見為淨,然後世界就大同了。

打出「與武漢同在」口號的陳秋實,否定了真正受難者的苦痛,這是惡;可是樂於接受維穩的群眾何嘗不是惡?


接下來我要說陳秋實帶風向的部分,我覺得這是對此人真正要警惕的地方。

自從我知道陳秋實這個人以來,他永遠是把「律師」、「公民記者」這種象徵知識、理性、進步的頭銜死死綁在身上,一方面取得牆內外知識份子的認可,一方面為增加自己言論的重量,贏來普羅大眾天然信任。

可是他掛著「公民記者報導」光環的武漢影片,並沒有知識份子應有的表現。

我開始覺得此人不妥,是從系列5夜探海鮮市場那支影片開始。

如上文所述,作為一個知識份子、作為一個公民記者,陳秋實自己也喜歡表現出,自己知道很多很有想法但卻受限於體制只能溫和報導的樣子。

可是在各國媒體紛紛懷疑病毒為武漢實驗室製造的情況下,陳秋實在影片中卻毫無轉圜空間,直接用訕笑的口氣陳述「市場裡面各種野味」、「冤魂來索命囉」,將影片受眾的思考焦點定調為「武漢人自作自受」。作為一個記者,對報導中的受難者毫無同情、反加指控,我認為這支影片完全愧對記者頭銜,完全違反他號稱的與武漢同在,而是對受難者的二次傷害。

隔天,陳秋實在系列6初三總結報導的影片中更是直接違反了「孤證不立」、「多方對照」的準則,直接將「號稱路邊採訪一保安」的內容當作全部事實,向受眾宣導海鮮市場超級毒、並兩次強調海鮮市場老闆背景硬,將仇恨與檢討導向海鮮市場老闆身上。
且在第二次提到市場老闆背景硬的時候,帶入了「有人要鬥垮老闆所以將實驗室的病毒動物流到市場」的言詞,隱約形成「武漢人內鬥造成人禍」的印象。

其後,他用嘻笑聊天的姿態,明著將檢討的茅頭轉向武漢人自身。他在影片裡面檢討武漢人一盤散沙、沒人願意出頭,可這麼一個有思想的公民記者,怎麼就不問問,是什麼樣的社會情況讓人不敢出面呢?你是與武漢人同在、還是與鏡頭外的統治者、顢頇的旁觀者同在呢?

最後我要強調的是,系列6這支影片最讓我訝異的地方,是陳秋實在談及物資捐贈時,用兩邊各打五十大板的說法,將NGO組織與紅十字會牢牢綁在一起,從影響受眾的潛意識開始,不著痕跡地打壓NGO組織未來的發展之路。

中國紅十字會確實不可信,郭美美事件連臺灣人也知道。但NGO組織千千百百,即使個別組織有問題,也不該承受這種全面否定的污名。

因為NGO組織背後的人民自發思考、自發行動的精神,正是中國未來點滴改良的希望。一直以來主打理性牌、知識牌、溫和改革牌、公民記者牌的陳秋實,卻張口就來,毫不猶豫地將污名扣在NGO身上,他的作為完全對不起他愛用的口號,卻很對得起最害怕民眾集結活動的共產黨。

因為對系列六6這支影片感到噁心,後面的影片我不再看了。但以我看到的幾支武漢影片來說,以文明知識為工具反文明、以善的名義作惡,就是這些影片的本質。

或許在現在,因為陳秋實(或共黨)聰明的操作手法,這些攻擊只是棉裡藏針、隱隱約約的種子。

但是當他利用這些似是而非的「善舉」、因為這些高大上的頭銜形象、因為大量水軍的混淆洗白點點滴滴累積華文圈普羅大眾的信任,接受陳秋實作為代替自己思考的公知,令其一呼百諾,

屆時,才是惡之華盛開的時候。
#陈秋实 #陳秋實 #武汉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