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品葱Online(翻车新闻、新品葱搬运、Online任务)

@pincongonline Нравится 0
Это ваш канал? Подтвердите владение для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ых возможностей

品葱Online的NPC,新·品葱的搬运标准是“赞同数大于35人以上的文章或回答”(现改为品葱精选),翻车新闻搬运来自Reddit(u/s1refugee,准弃坑状态)
喜欢这个频道的话,只要+1s,订阅就很好~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香港人,反抗!
Гео и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не указана


Гео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не указана
Добавлен в индекс
25.11.2019 15:00
22 Jan 2020, 09:54 (556 дней назад)
老师说中国高考制度最公平,最伟大。是真的吗?

北京大学 回复了问题

不是的。即使解决了楼上各位说的各地不同考卷不同分数线的问题,高考制度也没有一丝公平可言。

什么叫公平?就是纳税人的钱,平等地或穷人优先地用在全体或尽可能多的纳税人身上,不分男女、老少、美丑、智愚。

高考是什么?是选拔出“优秀”的学生来享受更好的教育资源。北京大学本科一年的学费才五千块,住宿费六百到一千零二十,北大学生享受的教育资源是普通大学生的几十倍。是谁出钱了呢?全体纳税人。

全体纳税人出钱让北京大学的学生接受优质教育。那些上不了大学的纳税人无法享受这样的福利;读较差大学的人享受不了北京大学的福利。

这是逆向补贴。高考分数低的补贴高考分数高的。高考分数主要与智商、家境有关。大致来说是智商低的补贴智商高的,穷人补贴富人。

如果这叫公平的话,那可以建立一种公平的医疗制度,所有人参加体检,身体状况最好的那些人被选出来,享受最好的医疗服务。

当然,这问题的根本不在于高考本身,而在于中国把公共财政投入到北京大学这样的优质学校上。在此前提下,无论什么选拔方式都没有公平可言。不同的选拔方式只是决定谁来享受全体纳税人的财富而已,不管是谁都不公平。

公平的方式是,公共财政投入到基础教育,所有人都可以无门槛就读那种。投入到大专、普通本科,也勉强可以,但已经没那么公平了。——美国有一些州和城市采用了比较公平的方式,所有高中毕业生都可以免费就读本地的社区学院。

至于优质的教育,应该交由私人举办。或者提供特别好的教育服务,让学生交钱来读(不太可能)。或者私人捐款到自己认为好的方向上,吸引自己所认为的好学生来就读。不同人有不同定义的“好”,社会才能有向不同方向探索的可能。在这种制度下,统一的高考也没啥必要。

高考是一种大逃杀,与公平没有任何关系。高考解决的是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赶超的问题,集中优秀人才,由国家培养,服务于国家目标,本质上与土耳其人抓来身体强壮的基督徒少年训练成武士,成为统治集团的一部分没有区别。身体孱弱的俘虏去当奴隶,身体强壮的俘虏去当下一代武士和统治者,这是公平吗?

当然,高考不公平你也得考。对一个普通中国家庭的孩子来说,你没啥选择。如果有选择的话,尽量接受国外的教育吧。我是大逃杀的优胜者,但是很明显地是,大逃杀对人生没有什么帮助,大逃杀的获胜奖励也不过是到北大清华念书而已。虽然周围的同学都很聪明,可能比我们去美国加拿大能念的学校的同学聪明得多得多,但是,决定的力量是教师的质量。同学们去了美国读研究生,除了在最顶尖学校的那些,大家都感觉周围的同学比自己笨很多(但是可能本科已经受过好得多的训练),而老师则比北大清华强太多太多。


有评论提到这种思路是追求结果公平,我澄清一下。

我本人是一个坚定的右派,通常追求的是起点的平等或规则上的平等。

但这个问题下,我们讨论的是如何使用纳税人的钱。即使是右派,也只会要求国家少征税,不会要求征税以后将其用于有钱人而非穷人。税收应该用于穷人直接受益的项目,而不是富人直接受益的项目。这一点,应该左右派没啥差别,毕竟如果要用于富人,那就富人自己花钱好了,何必经过国家呢?

在教育问题上追求结果平等,至多只能是在公立教育的财政方面。如果全国统筹,则应该尽量做到最穷的学生和最富有的学生,享受到的国家财政支持是差别不大的。(似乎台湾就是这样?)而不能有北京上海与贵州之间的十倍差距。当然,更合理的公立教育方案是美国那种,由本地的税收为本地的教育提供财源。好学区的教育更好,是因为当地房产税交得多。——中国的学区则是相反,好学区的住户并不多交税,而是在蹭全体纳税人的钱。

公立教育也只能做到财务上的平等,毕竟每个人天资不一样,同样的教育的产出绝不可能相同。

而在私立教育领域,则没有什么平等或公平可作为对其的要求。营利性教育适用于有明确产出指标的教育,一分钱一分货。非营利性教育,取决于出钱办学的人愿意办什么样的学。捐资者的儿女、校友的儿女优先,绝不是不公平。学校就是这些人办的,从根本上来说,是其他学生蹭这些极少数人的教育资源。但是其他学生也是给学校做了贡献的,例如有限的学费(也许高达好几万美元,但其实远远不够教育支出);真正的贡献则是,优秀的学生给学校带来声誉,不管是科研、体育还是社会活动,都让学校不仅仅是有钱人的俱乐部。招生就是要在社会声誉和财政收入之间尽量取得平衡。

回到楼主的问题,如果以公平为准则,那么理想的状况应该是这样。国家只办投入较少的专科和本科,尽量没有门槛,让所有高中毕业生都有资格直接入学,或者再高一点点(越高越不公平)。同时开放办学,有钱人或教育家想办就自己办去,爱怎么招生就怎么招。这样的话,现行的高考肯定没有必要存在了;但也可能形成一系列考试联盟互相竞争。

当然,因为国家还有其他目标,例如集中研究力量赶超外国;控制社会流动的渠道等等。公平不是唯一的考虑,所以实际上很难按前述方案来办。人类历史上,美国的状态是最接近于理想的,但也难以完全做到公平。二战一打,美国就投入了大量资金到研究型大学(包括很多公立学校),冷战就更多了。这些使美国的公立教育也无法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而是要有待“优秀”学生。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