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偏见与性别议题

@daily_feminist Нравится 0
Это ваш канал? Подтвердите владение для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ых возможностей

搜集/讨论一些生活中性别偏见的例子,帮助大家认识到偏见的存在,发起对偏见的讨论,致力于打破父权建构,消弭偏见。
希望能多搜集一些生活中的,更普通,更经常发生的小例子。
相关群组:
@equality_and_rights
@Sexual_Equality
@equality_watch
@citizen_united
@citizen_discuss
@surplusvalueclub
频道合集 @channel_push
消息搜索 @msg_index_bot
Гео и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Психология


Гео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Психология
Добавлен в индекс
16.02.2020 00:16
реклама
SearcheeBot
Ваш гид в мире Telegram-каналов
TGAlertsBot
Мониторинг упоминаний ключевых слов в каналах и чатах.
TGStat Bot
Бот для получения статистики каналов не выходя из Telegram
1 805
подписчиков
~679
охват 1 публикации
~1.8k
дневной охват
~16
постов / день
37.6%
ERR %
3.55
индекс цитирования
Репосты и упоминания канала
315 упоминаний канала
260 упоминаний публикаций
1061 репостов
女权观察
平权观察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平权观察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女权观察
文学与革命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女权观察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女权观察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平权观察
平权观察
平权观察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女权观察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女权观察
女权观察
平权观察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平权观察
文学与革命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女权观察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平权观察
平权观察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女权观察
文学与革命
平权观察
女权观察
群组频道滚动推荐
平权观察
文学与革命
平权观察
女权观察
Каналы, которые цитирует @daily_feminist
豆瓣精选
两岸之声
報導者 The Reporter📣
豆瓣合集
鹅组精选
豆瓣精选
豆瓣精选
豆瓣精选
豆瓣精选
微博合集
读书分享
国际阵线
MengyShare
微博精选
微博精选
微博精选
豆瓣精选
豆瓣精选
微博精选
豆瓣精选
微博合集
微博合集
微博合集
微博合集
微博合集
豆瓣精选
豆瓣精选
豆瓣精选
微博精选
豆瓣精选
豆瓣精选
豆瓣精选
豆瓣精选
微博精选
微博精选
微博精选
推特翻译
推特翻译
微信精选
微博精选
酷儿之声
微博精选
豆瓣精选
平权观察
微博精选
豆瓣合集
微博精选
豆瓣精选
豆瓣精选
微信精选
Последние публикации
Удалённые
С упоминаниями
Репосты
Репост из: 豆瓣精选
看到有批评说写富士康女工拉拉那篇文章有把困境变成一种景观的倾向,尤其是最后一节说“富士康不能倒”,读起来有点怪。原文的措辞是让人容易这么想的。但我并不认为,写作者就觉得富士康是个好地方,相反ta也认为这个地方“没有人性”。

我觉得我们需要反思的是,当我们说反对剥削劳动的时候,我们是否关注到了不同工人各自不同的处境和诉求?女工拉拉已经非常边缘了,如果不去了解她们的处境,而只是关停一个富士康,那么会在别的地方重现富士康,因为资本往往会利用那些处于困顿中的人,让她们成为最受压榨的人。女工拉拉可能再次代替其他工人成为底层的牺牲品,无路可逃。不关注工人个体的差异,我们反对剥削劳动的呼吁可能就是一个空谈。这个时候如果我们说她们这么苦,怎么还不反抗,是不是反而有一种很高高在上的冷漠?

这里的“不能倒”反而是一个提醒,是什么导致它“不能倒”?如果女性和性少数的权益都得到保障,不会被逼婚逼生,不用为家里的男孩子做牺牲,不用听从家长的命令而是可以自主选择,她们不至于逃离家庭和家乡。如果城乡和区域差异不像今天如此巨大,她们也不一定就要背井离乡出来打工。

当然,如果工厂不是一个没有人性的地方,如果她们的劳动是真正自由的,有更高的薪水和保障,更多的休闲时间,有更多的权力,可以真正在工厂出柜,她们也会更有底气和家里抗衡,也不至于担心自己年纪大了以后该怎么生活,有谁可以和自己相互扶持,如果抛弃了原生家庭还有谁可以依靠。

反过来,如果家庭尊重和支持她们的选择,并不因为她们的性别和性取向而歧视、虐待她们,那么即便她们出来工厂上班,我相信她们会从家庭里得到更多的支持去反抗工厂不公的待遇。

甚至现实生活里每个人的处境只会比文章所写的更加复杂。即便同样是女性,同样是拉拉,每个人遇到的情况也是存在差异的。比如外包工人和正式工人的处境就会不一样,比如这个工人的家庭状况,亲人的健康状况,是否有孩子需要养育,要养几个小孩,再比如这个工人是不是少民,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受到社会上的歧视,这些都会影响工人自己的行动选择。

我们越是尊重每个人的差异,越是能促进同一身份群体以及不同群体的团结。反之,即便一时的团结可以促成,但事后就会有人发现自己成为了牺牲品。这样的团结就是脆弱的,容易被摧毁或自行崩解的。

【网评】+1。想起有友邻评价无1之地时说片子里Fern对亚马逊的评价竟然是“good pay”,导演在维护血汗工厂。但我听到那句话时觉得被刺痛了,因为我们都知道亚马逊仓库的工资有多低,工作有多辛苦,但这种情况下她还能这样评价,大概是因为她经历过更糟糕的,反而更加从侧面说明了她们过得有多难 source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Репост из: 两岸之声
telegra.ph/厌女的资格育儿打扫是她的责任男性为何理所当然享受女性的家务劳动-06-16 | 报导者
《厌女的资格》:育儿、打扫是她的责任?男性为何理所当然享受女性的家务劳动?
【精选书摘】 本文为《厌女的资格:父权体制如何形塑出理所当然的不正义?》部分章节书摘,经麦田出版授权刊登,文章标题与文内小标经《报导者》编辑所改写。 本书为康乃尔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凯特・曼恩(Kate Manne)继《不只是厌女》后的新作,延续前书的论述骨干,她将触角探入女人日常,不仅深入前作尚未提及的多重面向,并更进一步清晰描绘出厌女情结与其他压迫体系交织运作的内在逻辑:最难解的父权模式从不在台面上进行,它是一套关于男性特权的潜规则,叫「我有资格」。 通过不同领域的案例分析,曼恩犀利地指出在家务劳动、男人说教、性暴力与身体自主权等议题上,父权机制如何暗中运作,并造成实际压迫。本篇书摘聚焦在家务劳动内的性别不正义:当双方都有全职工作(每周工时大约为40小时)的男女伴侣成为新手爸妈时,男人在家中的工作量大约增加10小时,但与此同时,女人的工作量则增加了约20小时,因此,母亲角色必须承担比父亲角色加倍的工作量。「男人就觉得他们有资格享受我们的劳动。」一位作家达西.洛克曼(Darcy Lockman)写道,「这种资格感的光芒如此耀眼」,它也对许多异性恋家庭投下了绵长的阴影:拥有男性伴侣的母亲承担了远超出合理范围的育儿和家务工作。…
Репост из: 豆瓣合集
【你所遭受的“招聘暴力”】

程序媛,找了好几个月没找到工作了😭大部分都是这个原因 source
Репост из: 鹅组精选
【爱情是女性经受的最大骗局,没有之一】

说到父权或者女权,说到他们对生活的影响,就不得不去讨论一个和前面两者都格格不入,却又无法绕开的事项——爱情。

爱情以其浪漫化的思维,好像可以去糅合父权和女权坚硬的菱角。毕竟当我们在讨论父权时代下的爱情时,是在讨论男和女之间的事,本文和上一篇姐妹文仅讨论男女之间的爱情。

我们在讨论爱情时,不光在讨论生理上的吸引,更是在讨论它背后所包含的东西,包括前期男女双方的选择(择偶观)、交往的方式、分手与结婚以及后期婚姻的存续方式,当然也包括钱这一经济因素。所以当我们在讨论爱情时,不是在说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词,而是在讨论背后这些实实在在的基础设施以及带来的影响。

背后的这些基础设施不仅包括个人化的因素,更包括社会环境性的因素——父权制。父权制社会下的所有事物都必然带着父权社会的印记,包括爱情。父权制形塑着我们这个时代的爱情,它决定着爱情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生、发展和消亡。

这是父权时代爱情的下篇,女性爱情。我觉得女人对男人也没有爱情,但是绝大多数女性却选择信仰爱情和婚姻,只是因为这为她提供了一条“出路”。

女人没有爱情,是因为 ① 在男人对女人没有爱只有控制之下,女人对男人产生的那不叫爱,那叫斯德哥尔摩综合征。② 我们在后面会发现,女人并不是因为男人而产生爱情,而是在她小时候心里就有了一个关于爱情的模型。她为了解决原生家庭这个问题,必须要找到一个男人套上这个模型,只是这个模型恰好叫做爱情。

所以为什么女性仍然选择信仰爱情和婚姻,在每天听到看到男人杀女人的新闻,在了解男人是怎么控制女人,怎么杀害女人之后?

能让女性违背生物的趋利避害本能,我想这股力量是非常强大的。这股力量的始作俑者就是父权体制下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这个时候仍然信仰爱情(恋爱脑)不光是一个社会性问题,更是一个心理问题。我将分三点来说明。

1. 父权体制下的原生家庭,向女性展示了一个糟糕的家庭范本,并把女性培养成一群无自我价值感的利他主义者。
· 作为一个女孩出生,你是没有价值的

当父权制体现在家庭事务时,从女孩的视角出发,会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大人对小孩权力不对等所呈现出来的控制,比较典型的就是家暴,父母打小孩,当然也有利用孩子愧疚心理的软性控制。第二个就是重男轻女。重男轻女的社会环境以及原生家庭,一直在明里暗里的打压、贬低女性这一性别身份,导致女孩们对自己的性别认同感低,同时对自我的评价负面化。

整个社会或者家庭都在说,生女孩没用,生男孩才能继承香火,女孩就是不如男孩。整个社会都在向女孩传递了一个信息“你作为一个女孩是没有价值的,你的出生没有价值,你的存在没有价值”。

女孩从出生到长大,一直被动的在接收接受这样的信息。渐渐的,这样的信息就会被女孩内化为自我评价/自我概念——“我是个女孩,我生来没有价值”。最近看到的96年纪录片《姐姐》,说的就是重男轻女这一观念对女孩的迫害。

· 别人需要你,就是你最大的价值,所以你得以别人的需要为自己的需要

社会以及原生家庭向女孩传递的第二个信息,就是你要听话,像个女孩,这样你才有人喜欢(才有价值)。女孩是什么样呢,女孩要乖巧听话,不让大人操心。

听话这个词,已经在为培养女孩的利他特质做基础了,意思是你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得听从别人的指令(控制)。听话?听谁的话呢,在家庭中当然是父母啦。所以这里的“利他”中的他指的是父母,听的是父母的话,也叫做孝顺/孝道。

再延展一下,这里的利他主要是让女孩听从父母的话,遵从父母的指令(控制),以满足父母的需求为第一要务。反过来说,在这个意义上的孝顺/孝道只是父母控制子女的手段。当然父母不会这样说明,他们会说我们是因为爱你,才会限制(控制)你。

生长在这种环境下的女孩懵懵懂懂的知道了一件事,我的需求不重要,我的想法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听父母的话,父母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得牺牲我的需求,这样我才有可能得到父母微薄的爱,这样我才可能有价值。

2. 不同方向的性别教育,向女孩们指出了一条出路,只有男人才能拯救你们,跳出一个家庭的方法,就是跳进另外一个家庭。

男孩长大之后,即使调皮捣蛋也会得到父母更多的宽容,美其名曰“男孩就那样”。这样的宽容,让男孩知道做自己就好。

当女孩长到一定年纪,心智逐渐成熟,她开始感到不对劲。她感觉到她的家庭是奇怪的,她似乎并不被父母爱着,她很痛苦。她能感受到自己与家庭的矛盾冲突,她知道有一天她会离开家庭。

这时,女孩接触到社会环境(舆论,小说,电视),都明里暗里的指向了一条出路,父母不爱你不要紧,等你长大了,你会找到一个男人结婚,你的丈夫会爱你;原生家庭不好没有关系,你可以重新寻找一个男人,组建一个小家庭,男人可以把你从糟糕的原生家庭里解救出来。

那怎么让男人爱我呢,她也想不出别的方法来,她只记得她听话的时候父母会高兴一些。那么只要我对他好(牺牲我的需求),听他的话,他应该就能爱我吧。这个信念像颗种子一样,很早的就种在了女孩的心里。

注意这个时候,女孩衡量自己价值的标准,已经从获得父母的肯定/爱,向获得异性的肯定(爱)倾斜了。这个时候有了一个雏形,女孩开始以得到男孩的爱作为自己价值的依据。而牺牲自己,满足男性需求,则变成一种得到爱的手段。

这也就是社会宣导的“亲密关系能够治愈原生家庭的痛”,实则是从一个火坑跳到另外一个大火坑。因为父母对你再怎么糟,也不太会到杀你的程度,但是杀妻案却很多。

3. 长大之后承受的社会压力依旧逼迫女性相信爱情,相信婚姻。

这个时候,社会舆论压力在不断的显现,不断的在跟女人洗脑,女人的价值是获得男人的爱,要做男人背后的女人,男人对女人最大的尊重就是把她娶回家,这些也暗自契合了女性心中根植的“女性无价值论”和“牺牲奉献就是爱”。

再施以年龄焦虑,外貌焦虑,生孩子焦虑,女性真的很容易就范。当然还有一个最大的社会压力父母逼婚,不管逼婚采用的是什么样的方式,父母都在传递一个信息“我们是你的父母,你得听我们的,不然你就是不孝顺”。

所以女人没办法不信仰爱情和婚姻,因为如果她们选择不相信,在她们心里就无路可走了。原生家庭回不去又逃脱不开,相信爱情婚姻既能顺从父母的意志做个乖女儿,又有几率博到一个“爱她”的丈夫,这是她们的希望,也会是她们的不归路。

还有一个她们必须相信爱情和婚姻的原因,那就是原生家庭把她们培养成了低自尊,阉割了她的自信、自爱和勇气,逼迫她从经济上/精神上需要倚靠他人才能成活。

而长时间的顺从教育和被父母控制,阉割掉了女性的攻击性,也阉割掉了她们的野心和勇气。即使有机会放在她们面前,她们也很难抓住,不是她们没有能力,而是她们退让了。

那么破除女性身上的阉割,破除女性对爱情和婚姻的幻想,最关键的是什么?是反孝。脱离父母的控制,不再把他们当回事,不再让“父母是否爱我”这个问题继续左右你的人生,你就会获得自由。

讲完这三点,我们会发现这里面几乎没有男人什么事情,这也印证了女人并不是因为男人而产生爱情,而是她为了解决原生家庭的问题,必须要找到一个男人套上爱情的模型。

以上这些因素,导致了父权体制下女性爱情的一些特征:

1. 女性容易把男性在两性关系里的控制当做爱情。不是女性天生斯德哥尔摩,而是她已经习惯了原生家庭父母的打压和控制,对爱和控制的界限非常的模糊,容易把控制解读为爱。

2. 女性以牺牲奉献作为爱的准则。爱一个人,就应该为他牺牲奉献。我的需求不重要,他的需求才重要。

3. 男性作为爱情和婚姻的主体,女性退为客体。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 爱情可以拯救女性,男人有能力拯救女性,最典型的就是《白雪公主》的故事了。

· 被男人爱(肯定)是女性唯一的价值,其他的你再怎么优秀也没有用。

· 女性的价值是在男人背后做一个好女人,歌颂女人为男人所做的牺牲和奉献。

· 对不守规则女性的打压,比如说荡妇羞辱还有高学历羞辱。而这里的规则,都是以是否满足男性需要为标准建立的。

而有了老公、孩子、自己的家庭之后,这种情况也不会有任何改变。社会时不时地在说,他们是你老公/孩子/公公婆婆,你得听他们的,你得以他们的需求的需求为需求,不然你就是自私。

我们回顾下女人的人生,依然还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内个味道。不同的是,在不同的阶段,女人有不同的主子。

最终女人会发现,她的希望和出路不在外界,不在于她一直盼望得到的父母的爱,不在于男人,不在于孩子和外界看待她的目光。她的希望一直在她自己身上,也只能回归她本身,寻找自我虽然路很难走,但是能看到光。

当她有一天决定不再置身于别人的目光中,也不再纠结别人爱不爱她这件事,那肯定是因为她已经足够爱自己了。她会一边咒骂着生活,一边扼住命运的喉咙。 source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Репост из: 豆瓣精选
telegra.ph/羞耻-06-16 source
羞耻
多年以来,一直在寻找治愈之路,有幸接触了匈牙利裔加拿大医师Dr Gabor Mate的一些理论,其中最有感触的是“Shame”。他说“即使是九个月大的婴儿,什么错事都没做,看到父母的脸色突然暗淡下来,也会产生莫名的羞耻感。因为婴儿本性中天然的自恋和专注,会误将父母的不悦,归罪到自己的身上” 类似的例子也出现在Dr. Edward Tronick的Still Face Experiment中,婴儿因母亲突然变脸,而感到惶恐,羞耻,不解,继而躁动不安,嚎啕大哭。 细想起来,我还是婴儿时,也常大哭不止。据说我几乎每天都要哭好几次,每哭一次都是南方夏末的雷雨季,哭得屋内摇摇欲坠,屋外大水涟涟。母亲对此非常不满,作为育儿艰难的证据,多年来不断控诉,并将我的“爱哭”视为某种“暴躁天性”,还给我起了花名,叫“烂木箱”。 我是感到羞耻才哭的吗?按Dr Gabor Mate的理论,并非全然没有可能:母亲生下我之后,因生了女孩,不受奶奶见待,动辄挨丈夫打骂,或与丈夫对打,与此同时,还得不断地上夜班,身体疲惫到极点,心情想必也开朗不起来。而作为婴儿的我,每天见她愠怒的脸,以为全都是自己的错,便产生了羞耻感,继而大哭不止——也未尝…
Репост из: 豆瓣精选
telegra.ph/从孙一宁和王思聪的聊天记录里我看到了什么-06-16 source
从孙一宁和王思聪的聊天记录里我看到了什么
从很久之前我就意识到,长得美在一个父权制的社会里对于女性不是恩赐而是诅咒。Dave Chapelle曾在他的脱口秀里讲过,有次他赚了一大笔现金外快,当他怀抱着巨款走在纽约零点的街头,那一刻他真正理解了女性的处境。张爱玲也有过类似的表达,她说美丽有时候就像带着珍宝逃难。在父权制的社会里,你的美丽不属于你,而必须随时准备拿出来贡献给上位者,这要求不以你的个人意志为转移,不管你是直女还是弯女,你身上都充满了可得性。当然,这样的可得性不只是上位者垂涎,普通围观群众包括笔者也想看。这样的好奇心本身没有错,但当所有人都在关心她的美丽而不是她的处境的时候,这就像一头被围困的鹿听到周围的人都在夸自己的鹿角好看一样残忍。我为什么要用动物作比喻呢?其实我也不想,但现代女性所遭受的待遇只有和动物放在一起才能看到可比性。养过宠物的人都知道,宠物也有脾气。有的猫不喜欢被摸不喜欢被抱,而这往往会引起人的不喜。我给你吃的给的喝的让我摸一下怎么了?这和王思聪的态度是不是挺像的?
Репост из: 豆瓣精选
讲一个我的“打开门”的故事

不知道家暴能不能分为轻型家暴,中型家暴重型家暴

我心里知道我遭遇过,幸存并与他隔离开了,

可是比较生活中也好网络上那些家暴的讲述者,我的遭遇远远没有她们的万分之一恐怖,几乎可以被轻描淡写成“我小的时候总挨打”

可是你知道吗?不是这样的

虽然早就不记得肢体的疼痛,所有的绝望和恐惧,不知道何时需要准备面对暴怒的不安和焦虑却历历在目。以至于有一次在机场看到有个人长得像我爸,我一瞬间什么都忘了不会走路了只傻子一样盯着那个人,冻住了。

这时候我多大呢?30岁。

这个“打开门”的故事,发生在我16岁的时候。已经不记得因为什么事情发生了冲突,我趁着我妈小小的身躯在拦着他的时候,飞快地跑到了自己卧室锁上了门。

他,一个平易近人的国企领导、本行业小有名气的专家,在外面怒骂那些不堪的话,门随着每一次他踹出的力量震动着,砰!砰!

他辱骂着我,让我开门,好打我。

我清楚地知道他会打我,他也是这么说的,说让我开门不开门打得更狠。

我太恐惧了,没办法像网络上的各位一样博弈开不开门的问题,没有想哪种挨打会更重,只记得恐惧让我像电视剧里你们恨的咬牙切齿的愚蠢主角一样,打开了门。

在后来的很多年时间里,我不记得后续他怎么打的我,甚至打没打我,我只是一次次地想起来:我打开门了。

我在这个房子我认为最安全的我的卧室,打开了最后能保护我安全的门。

即使我成了女权主义者、经济独立,在他对我妈试图动手的时候与他正面对抗,成为自己想成为的勇敢的人,可我永远忘不了“我打开门了”,也原谅不了自己“打开了门”。

我讲完了,这个故事不“精彩”,没有家暴受害者故事太多的暴力要素,而我当时甚至可能是有瑕疵的受害者,比如我在冲突前态度不好,用他的话说“她老是挑衅我”。

后来那些问家暴受害者的一切问题,从“你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反省”到“后来你都那么大了你怎么不跑”“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讲你的私事吧”,我都经历过,你猜我怎么样?我选择了减少诉说,我不再讲我的故事了。

因为没有一个人能伸出援手,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面对他维护我,即使我一次次希望别人能把我和我妈带走生活,我不怪他们,他们没有义务。

但是好消息是,我终于原谅了自己“打开了门”这件事。

所以我也懂她们,懂为什么她们“打开了门”。

我知道,我们一次次地想过:如果只是肉体上的疼痛就好了,如果我们不恨自己就好了,如果我们再乖一点就好了,他还是爱我的。

如果有人也经历过这些,我想告诉你,我也到过那儿,我知道你为什么“打开了门”,因为我也打开过,我们没得选,如果你还不够有能力离开这个环境,活下来,活下来就有机会。 source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Репост из: 豆瓣精选
按理说看到美女严辞拒绝富豪追求的事实时,无数男性应该蜂拥而至向这位他们眼中难得的奇女子致敬。但事实是他们却安静如鸡噤若寒蝉。没有了{女人就是爱钱、拒绝我就是因为我没钱}的安抚口水巾,老实人如何入眠。 source
Репост из: 微博合集
权力制衡结构下,如果监督席缺失,那么一切行为都不能认定是「自愿」,这是师生与医患的恋情被禁止的原因——无法区分 consent or non-consent。

如果对方一直说 yes,你无法无法判断这是什么意思,因为被删掉 no 的词典里,无法用 yes/no 去区分同意/拒绝,这就构成了语言的模糊地带。

此刻通用语言(yes/no)失效了,新的语言模型建立,这个语言的解释权在强势方手中。

王在这段关系里并没有舔,而是肆无忌惮使用任何语言,姿态从极低到极高,都可以。理论上,孙并不能如此,她不能使用极高姿态,会触怒对方,也不能使用极低姿态,会失去所有自主权。那么在理论里,她的不远不近就可以成为一种很好的玩弄对象,猫玩耗子,拨弄两下,无论跑还是顺从都是猫的乐趣,耗子快乐在哪里呢。王的愉快就在于此。

但实际上,她使用了极高姿态,这个原本在这段关系里被禁止的表达😓,当然后续的报复也发生了。

公权力或强势方的操纵技巧也是这样,只要把反对声都销毁,那么剩下的声音是赞美吗?

不是,是「我想怎么解读你都可以」。

【网评】所以她真的好厉害,我很佩服她

【网评】单说她跟王思聪这个,她了不起,她给被抹黑诬赖为“有钱什么女人没有”的女性证明了一次。这点应该跟她说谢谢

【网评】大家都扪心自问下自己如果在她的位置能不能这么不屈自己比较好 无论男女 source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Репост из: 读书分享
身体与性/别的研究在中国社会科学界尚属前沿,经验研究文献尤其缺乏。黄盈盈在多年田野研究的基础之上,结合对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的反思与思考,深入探讨了当代中国社会中的身体问题,特别是女性以及多元性别的身体。
Attached file
Репост из: 国际阵线
1. 22岁的卡莱已经算是“高龄女工”。在斯里佩鲁姆布杜尔,中介们最喜欢的是高中或者工业培训学院(相当于中国的技校)毕业的女孩,她们在18到20岁之间,比起同龄的男孩更勤勉细心,也更好管理。

2. 在村里,女孩们往往一满18岁就会出嫁。卡莱本来是少数的幸运儿之一。拿到工程学位,意味着她或许能在金奈或者班加罗尔工作,将婚期推迟个四五年。但她没想到,毕业这年赶上Covid-19,就业市场很不景气,她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3. 卡莱进了富士康的印度子公司 Rising Star 做流水线组装工,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是10500卢比(约合1059港币)。对于工程学院毕业的卡莱来说,这份工作收入微薄,但她没有选择。

4. 上早班时,她们不到五点就要出发,坐快一个小时的大巴去工厂。公司在40公里的范围内提供班车,每月只扣200卢比(约合21港币),还提供一日两餐,卡莱盘算着,自己每个月留2500卢比就够用,剩下的8000卢比都寄给父母。

5. 埃兰戈失业了,作为一名外聘合同工,他不能拿到任何补偿。在富士康工作的六年里,他的工资只涨了2000卢比(折合 174 人民币)。工厂停产后,短期的劳动力过剩让埃兰戈很难找到工作,2015年,富士康在安德拉邦的工厂开业,重新雇佣了2000多名前工人,但埃兰戈在六年里都没能从组装工升级到技工,没能搭上这班车。

6. 流水线上有至少60%是像卡莱那样的年轻女孩。女孩们往往更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在短短几年的就业年限里,她们挣钱补贴家里、供兄弟读书,也为自己的婚姻做准备。

7. 根据2003年的《泰米尔纳德邦经济特区政策》,在简化审批申报、减少劳动稽查的同时,它还创造了一些新概念,比如“自我认证”、“弹性工作时间”、“女工夜班”等,来为外资冲破劳动法的阻碍。在这样的制度下,工厂可以向特区专员自证其法律遵守情况,而无需接受劳动稽查或法院审查。

telegra.ph/2021-06-16-探访印度富士康小镇印度制造野心下的年轻人国际深度端传媒-Initium-Media-06-15

来源: https://t.me/mengyshare/7451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Репост из: 微博精选
你们觉得女方“疯”,是不是也默认了不是所有女人都有她的勇气撕破脸,不是所有女人都有她的底气不顺从精神压迫和物质威胁,更多女人不得不逆来顺受,无法宣泄不满只能沉默。你们有没有想过女方的“疯”是被遭遇逼疯的,有没有想过她所承受的精神压力。记住,女人生存环境的阈值是靠“疯女人”扩大的。

【网评】她明显面对威胁应激了啊,看不出来吗?她疯是因为被要弄死她的威胁刺激到了。看明白的女人要感谢“疯女人”,至少她是活人,她敢说话。

【网评】每个"疯女人"都在为我们开路 source
Репост из: 微博精选
几乎每个女孩都遇到过恐怖追求者,跟踪骚扰,钟情妄想,自我感动

大家心有余力的,可以在评论区分享一下自己经历的恐怖追求者/恐怖情人的亲身经历,这种男的非常常见,而且没有受到任何制裁,每个女孩都可能受害,你更可能被亲朋好友劝导说「他只是太爱你了」

我先给大家打个样:我大学时候第一个男朋友,我跟他说分手,他说--「白xx,你他妈的要是再敢提分手,我一把火烧了你们文学院」

希望部分男人能学会爱的方式,学会阅读边界,还有,没有一种爱是建立在恐惧、害怕、失去自我上的

当众表白是骚扰
跨城追击是骚扰
家楼下等候是骚扰
拒绝后恼羞成怒威胁也是骚扰

没有一种爱会带给对方困扰
没有一种爱是为了平复你的怒气的
没有人应该花时间陪你
没有人理所应当要回应你的爱

男人,请停止认为自己是谁的真命天子
#王思聪曝光和孙一宁聊天记录#
#孙一宁发王思聪聊天记录#
#王思聪是恐怖追求者# source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Репост из: 微博精选
看不懂女性的敷衍学的

都是性别不平等的既得利益者

男人应该学会识别拒绝的信号

#王思聪是恐怖追求者#

【网评】大家发评论带一下这个话题吧,不想看着舆论喜剧化,女性需要同归于尽才能摆脱这种跟蹤騷擾,是很严肃的社会议题,无论是追求者还是伴侣,都没有权利贬低和威胁,这就是犯罪,不是甜蜜,不是傻,就是赤裸裸的犯罪 source
Репост из: 豆瓣精选
原来现在强抢民女,叫舔狗了。

我感觉许多流行词汇,从本意上消解了事情的严肃性与严重程度。

当然了,强抢民女也是一个非常前现代的词汇,并不能准确运用在当下语境。

这件事,以舔狗为遮蔽,隐藏了挺恐怖的内核:我看上你了,你不从,我就可以轻而易举毁掉你。

后续这个女孩的封号遭遇,证明了这个恐怖内核,所言非虚。

舔狗这个娱乐化、戏谑化的词汇,规避掉的,是至关重要的权力、地位、影响力、年龄、性别完全不对等下,一方的毫无忌惮,另一方的进退无措。

舔狗逆转了这一态势,从外观来看,反倒显得弱势一方,占据了强势地位。

【网评】怎么港,我也没看到过真正意义上天天给女神发红包送礼物的舔狗。现在男生嘴里的“舔狗”不就是腆个脸加微信硬要聊天说晚安不识好歹吗

【网评】哈哈哈哈哈哈。友邻精髓了。我真的不懂,我也遇到过那种天天早安晚安报行程的,我内心:你是有病吗还是闲的?干点正事不好吗。 source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Репост из: 豆瓣精选
【女性表达在社会上的缺失可以用失语群体理论解释】

下面的内容主要来源于《传播理论导引:分析与应用》,我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梳理,其实更像是带逻辑顺序的摘抄~

失语群体理论起源于埃德温·阿登勒和雪莉·阿登勒(Edwin and Shirley Ardener),他们提出,在社会等级里处于顶端的群体决定着文化的传播系统。社会中的无权群体(例如女性、贫穷者和有色人种)必须学会在统治群体创造的传播系统中行动。失语群体的不擅表达是由统治群体的语言系统造成的,这种系统直接产生于统治群体的世界观和经验。对于失语群体来说,他们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时首先要转换他们的世界观,把它们与统治群体的经验进行比较,因此失语群体的表达是间接和不连贯的。

失语群体理论虽然可以有效地应用于大多数非统治群体,但如今的大多数理论及其应用都集中在女性群体。当然大家也可以用这套理论观察其他群体的失语现象。

阿登勒夫妇给失语群体奠定基础之后,切瑞斯·克莱默雷首次提出了失语群体理论,并且同时提出了三个前提假设。

1. 建立在社会性别上的感知差异

女性对世界的感知与男性不同,因为基于劳动分工,女性的经验和活动与男性存在差异。

工业革命之后,工作场所和家庭产生分裂,公共和私人的概念开始出现,而家庭生活被划分入了私人生活。这一划分将女性的角色固定在了家庭或私人生活中,将男性的角色固定在工作场所或公共生活中。

这一劳动分工也带来了男性和女性不同的世界观和认知模式,认识上的不同使得一些人产生了性别极化(gender polarization)的观点,即人们认为女性和男性彼此之间具有很大的差异,将两者看成完全相反的两类人。

在许多人的认知中,家务劳动被自动纳入了女性的义务范畴下,其实这一现象也可以用上述的假设解释。与此同时,有一个专有的名次可以概括这一现象,即第二班工作(second shift),指的是职业女性在8小时工作之后还要在家里工作。

2. 男性统治

这一假设中不再只是简单地说男性和女性具有不同的经验,而是提出因为男性的政治统治,男性的感知系统居统治地位,妨碍了女性自由地表达她们感知世界的模式。在这一情况下,女性无法对自己的经验做出全面的表达,很多时候她们甚至意识不到语言让她们与自己的感觉割裂开来,女性的传播也因此受到限制。

书里面也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戴尔·斯彭德提出,当人们谈到性并使用“前戏“这个词时,采用的是男性的视角。大多数女性认为她们最喜欢的亲密接触就是爱抚,而“前戏“将爱抚降级成了某种不如性交的“主要事件“重要的事情。所以当女性用“前戏“这样的词汇来谈论性行为时,她们就无法在这一事件上对自己的经验做出全面的表达。

关于这个例子,我不久前也看到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分享在这~ https://mp.weixin.qq.com/s/w45uOhTcBo_tPw_8xmDnxA

3. 女性的转译过程

为了参与社会活动,女性必须把她们的感知模式转换成男性接受的表达方式。女性在形成自己的思想后,需要在适合男性思维的词汇表中进行搜索,找到最适合表达这种思想的单词,可以看出,这一过程使得女性的表达是别扭和不连贯的。

在这三个前提假设下,女性被迫沉默。基于权利不平等分配的现状,男性有许多种方法能够使女性被迫沉默。男性将女性的谈话内容默认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期望女性成为男性对话的积极倾听者;如婚礼等许多社会仪式让女性失语,被动接受男性统治;男性作为把关人,把握着对于公共记录书写的权力……

对于失语现象,失语群体理论也给出了抵抗的策略。

一是给使人失语的策略命名,通过这一行动将压制人们使之失语的行为成为一个可以描述和讨论的话题,例如“性骚扰“(sexual harassment)一词的出现能够使一些有此遭遇的女性有固定的词汇公开讨论;二是重申、提升和赞美“琐碎“的话语,休斯敦和克莱默雷提出,女性应该赞美和研究口述历史、日记和笔记以及所谓的另类表达;三是女性应创造新的以及更有代表性的语言来表达她们的经验。

当然,失语群体理论只是一个观察男性与女性关系的一个小小的切入点,也有人认为这一理论夸大了女性在使用语言中遇到的问题。写这么多也只是希望能够让大家有一个新的有趣的角度来思考类似的问题~ source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Репост из: 微博精选
说起来,围绕择偶标准产生的「xx如此优越,凭什么不被爱」这类愤怒质问,听过最典型的,是多年前老师讲的:

讨论课,分析《安娜·卡列尼娜》,一片「爱与罪感与救赎」的常规讨论中,有男生拍案而起:安娜她凭什么?卡列宁好歹是个省部级干部!

因为发言过于典型,这个真人段子在系里代代流传。老师大概给每届学生都复述一遍。

爱这件事,既不值钱,也不制造世俗权力。

甚至妨碍赚钱谋权。

但有价的钱与权,即使高价,也无法与它“等价交换”。

毕竟,只有标价的,才能互相置换。

【网评】整件事可笑到任何严肃说法都干扰那奇葩气氛,但还是想说,世界对女性再不友好,也不是男性仗势钱权就能予取予求的时代了。女性要做人的时代,男性最好有点数,物物交易的男性黄金时代式微了。 source
Репост из: 豆瓣精选
我对世俗意义上的“美女”没多少羡慕之情,反倒常常生出一种同为女性的悲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除去特别聪明又幸运的少数人以外,大多数美女所能受到的最高“礼遇”,不过是被王思聪们“追求”罢了。 source
Репост из: 微博合集
Репост из: 微博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