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的黑貓(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


Гео и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не указана


本頻道由海外的馬克思主義者建立,主要推送時事分析。
在無政府工團主義中,黑貓代表野貓式罷工、反秩序、怠工和激進的工聯主義。同時,反送中也以黑色為抗爭顏色,故用為本頻道之名。雖說如此,本頻道並不傾向於無政府主義。
頻道的立場:https://t.me/BlackCatTeaRoom/465


Гео и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не указана
Статистика
Фильтр публикаций


最近這批「新疆警察文件」或稱「新疆公安文件」是第四批大規模洩露的與新疆集中營有關的文件。此次洩露的文件由黑客從新疆喀什地區疏附縣和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特克斯縣公安局竊取,包括3篇2018年的內部講話(陳全國5.28、趙克志6.15、陳全國6.18)、9篇「送培學員」管理的執行細則,疏附縣2884張在押人員的照片,7000多張警察演習和審訊在押人員的照片,31組幻燈片和數百個Excel表格(其中只有62個表格提供下載)。文件內容很全面很細緻,是新疆集中營非常有力的證據,不過有價值的信息相比前幾批新疆文件不算很多,有價值的資訊基本都在三篇內部講話裏。BBC就該批材料製作了專題報導https://www.bbc.co.uk/news/extra/85qihtvw6e/the-faces-from-chinas-uyghur-detention-camps 洩露文件在此下載:https://www.xinjiangpolicefiles.org

在未提供下載的表格中,有包含超過25萬維吾爾人的姓名、地址和身份證號碼——顯示哪些人被拘留、拘留在哪種設施和被拘留的原因。常見罪名是「尋釁滋事」或「擾亂社會秩序」,犯罪原因包括「蓄須」、「非法收聽講道」、「手機安裝加密APP」、「七年前曾與祖母一起學習可蘭經」、「不使用手機和SIM卡來躲避政府監控」等,有意或無意手機欠費停機都可能導致被判刑,甚至一些人連犯罪原因都未註明就被關進去了。判刑隨意而嚴厲在早前洩漏的「墨玉名單」中也可窺見一斑:https://t.me/BlackCatTeaRoom/1428

《疏附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上課期間防鬧事、逃跑預案處置流程》、《室外活動防逃跑處置預案(流程)》中要求,擊斃不聽勸阻的逃跑學員,媒體稱對此很震驚。實際上這就是監獄的要求,說明所謂「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執行的就是監獄的標準。

三篇內部講話反覆提及「齋月」和「野阿訇」。提及「齋月」是因為齋月系恐怖襲擊高發期。「野阿訇」則指的是曾前往沙地阿拉伯學習瓦哈比派伊斯蘭教法的教士。他們的講課內容以錄音形式在南疆地下廣為傳播。讀者是否還記得2019年洩露的「中國電文」https://t.me/BlackCatTeaRoom/732 )表明,中國政府使用文件共享APP「快牙」(Zapya)對至少186.9萬維吾爾人進行監控和篩查,使用「快牙」可能會被捕。原因何在?因為「快牙」是不使用流動數據網絡,依賴藍牙/Wi-Fi熱點傳輸文件的去中心化點對點文件共享APP,常被瓦哈比派地下教士用於傳教。


经济讲话录音.doc
49.0Кб
今天下午国务院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的讲话,看内容相当于是把两年前提出的财政赤字货币化付诸执行了。“财政赤字货币化”与“现代货币理论”(Modern Monetary Theory,MMT)思想高度吻合,应对的就是经济需求不足且失业率高的场景。


5月7日馬里烏波爾平民全部撤離。人肉盾牌撤離後,多次宣稱永不投降的「亞速營」守軍態度迅速軟化。烏克蘭軍方今日表示已完成馬里烏波爾的「戰鬥任務」,目前正努力撤離所有剩餘軍隊(指換俘)。投降撤出的265人估計不少都是「亞速營」武裝分子,也就是說俄軍可能已經放棄對亞速營格殺勿論的命令。雖然雙方都公開表示不會與對方進行談判,但顯然還是私下達成了一定協議。

「亞速營」原名「東部軍團」,2014年5月被烏克蘭內務部收編,9月擴編為一個團並轉隸烏克蘭國民近衛軍12旅,駐馬里烏波爾,實際已是「亞速團」,按習慣繼續稱為「亞速營」。奇特之處在於,從被俘的烏克蘭海軍陸戰36旅旅長巴拉紐克上校5月7日電視節目上的證詞來看,36旅一個正規軍的旅,居然受亞速營一個國民近衛軍(NGU,相當於中國的武警)的團領導指揮,亞速營還在網絡上指責36旅不服從指揮,4月11日旅長擅自率部突圍失敗,導致36旅約1000人被俘。法西斯分子在烏克蘭武裝力量內部的話語權可見一斑。

題外話,頓涅茨克民兵早前宣稱擊斃36旅旅長巴拉紐克上校,巴拉紐克上校在媒體上不斷被擊斃,最終於5月7日成功復活,東正教魔法不容小覷。一個月以來,俄媒和中文媒體一直講馬里烏波爾有「大魚」,這條大魚一會是加拿大中將特雷弗·卡迪厄,一會是北約中將羅傑·克勞蒂埃,最後成了拜登的吸毒兒子亨特·拜登。是日馬城已陷,望俄軍憲兵早日吃上「大魚」。


西方以及烏克蘭的官員、媒體指俄羅斯會在5月9日衛國戰爭勝利日對烏克蘭正式宣戰、宣佈總動員、宣佈攻佔馬里烏波爾很奇怪。其實二戰後《聯合國憲章》已經剝奪了各國宣戰的權力,而且一旦俄羅斯進入法律上的戰時狀態,也會產生很多問題。俄羅斯當然可以對烏克蘭宣戰,但看不出宣戰的必要。普京固然可以宣佈總動員,但俄羅斯目前無力進行總動員,強行進行總動員的結果很可能是埋葬自己。俄軍因為嚴重缺乏後備軍官、裝備保養情況差,現在動員預備役都很吃力,更別提2008年軍事改革後動員制度已經失效,總動員需要的半年以上時間彈藥儲備無法支持。何況把城裏的俄族年輕人動員了還不知道槍口對準誰。而馬里烏波爾普京已經宣告城市解放、公開命令圍而不攻,至5月9日也來不及攻克亞速鋼鐵廠。

西方媒體昨晚引用烏克蘭海軍、烏克蘭議員阿列克謝·貢恰連科(Oleksiy Goncharenko)、克里米亞韃靼議會成員奧扎伊(Ahmet Özay)和烏克蘭內政部長顧問、內政部長顧問格拉什琴科(Anton Gerashchenko),稱烏軍使用Р-360「海王星」反艦飛彈在黑海蛇島附近擊沉了黑海艦隊舷號799的11356M型「馬卡洛夫海軍上將」(Admiral Makarov)號巡防艦,訊息同樣可疑。已經過去一天了,仍沒有任何證據能證實這一報導。網傳的幾張「馬卡洛夫海軍上將」號被擊中的照片經核查都是3月初在敖德薩拍攝的。英媒「海軍瞭望」(Navy Lookout)發佈了一段「馬卡洛夫海軍上將」號失火的視頻,稱「未經證實,但相當有說服力」,但實際是遊戲《武裝行動3》(Arma 3)的視頻。


祝全世界勞動者節日快樂!


指三届任期


3月底上海这轮疫情爆发前,中国实际上准备放松动态清零政策,一方面可以从3月14日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看出端倪;另一方面更明显的征兆是,舆论从描述SARS-CoV-2病毒如何可怕、造成无数死亡,转变成了Omicron毒性低,实为大号流感。要知道不管是合法合规正式的新闻媒体,还是互联网上的自媒体,舆论整体都是被当局控制和引导的。舆论对疫情态度的转变必然是当局有意而为之。然后上海顺应朝廷的意思,而且上海执行严格封控也确实对经济影响太大,管控稍微一放松,碰上BA.2病毒,“精准防控”、“动态清零”就失效了。3月1日以来上海累计报告本土阳性感染者今天就能超过35万例,至今无一死亡,医院和养老院里去世的患者都被算成了死于其他原因。既然病死率0%,为什么还封城?

上海疫情大爆发可以说是因为BA.2传播性太强,但上海防控期间出现类似武汉的人道灾难则完全是人祸。高层领导里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与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借疫情爆发搞政治斗争,各区基层领导都是近年上任的习近平一派亲信(一看履历全是浙江、福建出来的)和军队转业复员干部,同各级经销商忙于利用疫情官商勾结、囤货居奇、哄抬物价。宁肯让蔬菜烂在仓库里也绝不能平价出售。

我们要知道,现在上海疫情被舆论关注说白了是因为上海话语权重,上海人的命比落后地区的更金贵。相比上海,吉林省长春市和吉林市从3月中旬到现在的疫情状况媒体就很少报道了。然而云南瑞丽、黑龙江黑河、黑龙江绥芬河、广西东兴、广西崇左等边境口岸城市居民受到的严重影响才是毫无关注度。以瑞丽为例,自2020年1月26日以来,已经断断续续封了两年多了,学生一直不上学,常住人口从五十万减少到了十多万,经济基础完全被防疫所摧毁。而同样坚守类似防疫政策的边境县市,在云南有25个;在中国,有136个。


俄新社和塔斯社4月15日凌晨引述俄羅斯國防部的消息報導,黑海艦隊旗艦“莫斯科”號巡洋艦在被拖曳至目的地的過程中,在暴風雨中失去穩定性沉沒。但海況顯示該海域風速只有11節,浪高0.6米。

4月14日早媒體報導“莫斯科”全體艦員撤離,意思就是棄艦,估計船已經沒救了,因為只有人在船上待不下去才會下令棄艦。烏軍用的Р-360“海王星”反艦導彈改進自蘇聯的Kh-35“天王星”反艦導彈,射程300公里,彈頭重150公斤,“莫斯科”吃了兩發,本來不至於被擊沉。但艦上有16枚P-1000“火山”反艦導彈,每發彈頭重達1噸,以及64枚S-300F系統使用的5B55P/48H6E遠程防空導彈,外加上近程防空導彈、炮彈、魚雷等,導彈擊中引發艦上彈藥殉爆導致喪失損管能力。

也沒什麼可惜的,就算未沉沒,俄羅斯也無力修復該艦。俄羅斯在去軍事化道路上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隨着俄軍3月27日起從蘇梅方向撤出,4月5日科諾托普解放。但在頓巴斯方向,伊久姆經過30天的拉鋸戰後於4月2日淪陷。俄羅斯已經展開預備役動員,為戰爭持久化做準備。

《烏克蘭真理報》4月4日報導稱,在距基輔30公里的小鎮布查(Bucha),當地殯儀館已經埋葬了330-340具平民遺體,但還有更多未收容的遺骸。除個別可能被兩軍交火波及的平民,其餘人都遭俄軍屠殺。經確認,劊子手系俄軍V集群第35集團軍第64獨立摩托化步兵旅,第51460部隊,駐中俄邊境的哈巴羅夫斯克(伯力)。布查並不是基輔附近唯一一個平民遭到俄軍屠殺的地方,烏克蘭總檢察長維涅迪克托瓦4月3日表示在基輔附近發現410具平民屍體。俄羅斯稱屠殺是烏克蘭從別處運來屍體自導自演的挑釁行為,但經對比衛星照片顯示,3月9日布查街道上就已有遇難平民遺體。事實上,烏克蘭媒體早在3月初就報導了3月4日俄軍在布查當街射殺平民,但當時尚未被國際輿論關注。考慮到3月26日第35集團軍開始撤退,3月31日俄軍撤離布查,再結合俄軍在布查的所作所為,第64獨立摩步旅殺害平民既非緣於食水短缺搶劫平民,也非潰軍殺民洩憤,而是類似於南京大屠殺的戰勝者勝利進城姦淫搶掠殺民取樂。

烏克蘭幾百名平民被屠殺了,國際媒體和輿論震驚,歐美國家紛紛加大對俄製裁。但請注意,幾百名平民遇害這種事近年在非洲和中東出現了很多次,從未見任何時候全球輿論和各國政府做出如此激烈的反應,無外乎是因為西方國家藉此事進一步打壓和製裁俄羅斯。他們真的在乎烏克蘭平民的生命嗎?美歐當局恨不得戰爭持續越久越好,給俄羅斯多放點血。

2014年時烏克蘭還有近半的親俄派。親俄的根本原因是東烏克蘭的產業自蘇聯時期就和俄羅斯一體,經濟上與俄羅斯聯繫緊密。頓巴斯戰爭爆發後俄羅斯只取了兩州之地的1/3,卻對東烏克蘭加以孤立,俄烏雙方都有意減少東烏克蘭與俄羅斯的經濟往來,再加上烏克蘭親歐政權對親俄派的鎮壓,導致烏克蘭的親俄派對俄羅斯離心離德、勢力全面衰退。普京說烏克蘭民族是虛構的,這固然是真的。烏克蘭民族最初是奧匈帝國宣傳部門發明的,德意志第二帝國扶植了第一個烏克蘭民族國家,爾後斯大林主義的民族政策強化了烏克蘭民族認同,最後在2014年和今年的戰爭中,利用俄羅斯這一敵人和保家衛國的戰爭,完成了烏克蘭民族的最終構建。綜上所述,普京才是烏克蘭民族之父。現在無論俄羅斯再怎麼講全羅斯和泛斯拉夫,屠殺也讓俄羅斯和烏克蘭結為世仇了,不知道要再過多少代人兩個兄弟民族才能和解。


烏軍3月29日收復位於基輔西北的衛星城伊爾平。基輔和切爾尼戈夫(Chernihiv)附近的俄軍V集群、O集群受到烏軍反擊於26日開始撤退,俄羅斯國防部稱這是為了緩和衝突,增進相互信任,為進一步談判創造必要條件。俄羅斯口徑進一步軟化,總統普京希望與澤倫斯基會晤進行和談,但雙方仍期望在戰場上取得更多籌碼。


現在看來俄軍恐怕已經沒有兵力再進行第二次戰役突擊了。如果硬講有的話,那麼2月24日-3月7日俄軍BTG的高速穿插和迂迴,對基輔、哈爾科夫(Kharkiv)、切爾尼戈夫(Chernihiv)、蘇梅的試探性攻擊可以視為第一次戰役突擊。從3月7日起,俄軍暫時放棄了攻佔基輔和哈爾科夫的戰略目標,把主攻方向轉向頓巴斯,從哈爾科夫南下突擊伊久姆,南北兩向同時實行穿插,東西夾擊進攻馬里烏波爾,試圖攻克馬里烏波爾後合圍烏軍頓巴斯重兵集團,勉強可以視為第二次戰役突擊。但直至目前,俄烏兩軍仍在伊久姆拉鋸。俄軍從國內、塔吉克、亞美尼亞、阿布哈茲、南奧塞梯等地抽調的援軍預計也將投放在頓巴斯方向。3月25日的新聞發布會上,俄羅斯國防部也表示,俄方能將主要精力聚焦在主要目標,即控制頓巴斯地區上。這意味着俄軍承認已經放棄了進攻基輔、哈爾科夫和敖德薩的計劃,重新調整了戰略目標。事實上,全面進攻和只進軍頓巴斯也是俄軍戰前的兩種不同作戰方案,俄軍在全面入侵戰略挫敗後,退回了只奪取整個頓巴斯的戰略目標,頓巴斯和馬里烏波爾將代替其他地區成為俄羅斯談判桌上的籌碼。

除了在頓巴斯方向還保持進攻以外,在基輔、哈爾科夫以及西南方向的俄軍已被迫轉入防禦,掘壕固守。基輔以北的俄軍從3月20日開始轉入防禦,烏軍從22日起反動反攻。烏軍在基輔西北的反擊已嚴重威脅到俄軍V集群的補給,基輔西北的俄軍甚至有被反包圍的危險。該集群的補給僅依賴於一條路況不佳的公路。俄軍不得不調動原本向南滲透的部隊向西進攻科羅斯堅的鐵路樞紐,以試圖打通鐵路補給線,但希望渺茫。烏軍從14日開始在西南方向反攻,俄軍兵力不佔優,不得不後撤防禦,以防守已到手的赫爾松州。馬里烏波爾守軍物資充足,仍能繼續維持一些時日,只是平民將為此承受可怕的傷亡。之後即便俄軍成功控制馬里烏波爾,隨着大草原已進入翻漿期,將兵力轉向包圍烏軍頓巴斯重兵集團幾無可能。

由於戰場主動權已經逐漸倒向烏軍,烏克蘭近日在談判桌上愈加強硬,甚至要求收回頓巴斯和克里米亞。烏克蘭目前不急於結束戰爭,希望能在戰場上獲取更多談判籌碼。而歐美也並不期望戰爭結束,而是通過向烏克蘭長期提供防禦性武器,用烏克蘭人作炮灰,把烏克蘭變為讓俄羅斯深陷其中的泥潭,用長期軍事衝突削弱俄羅斯的國力。俄軍近日使用戰機和導彈,對烏克蘭的軍事工業設施進行了大規模空襲,連早已破產停工的尼古拉耶夫「黑海」造船廠都未能倖免,對烏克蘭空襲目標已變為消滅烏克蘭的戰爭潛力。

俄軍受制於兵力枯竭,如果普京為了避免戰敗、擴大戰果,將不得不進行動員,使戰爭長期化。如若普京決定下此更重的賭注,賭上自己的前途和俄羅斯的國運,實施更大的政治和軍事冒險,一旦失敗將遭更嚴重的反噬。當然俄羅斯進行動員的可能性並不大,一是因為俄羅斯動員體制已不復存在,重新進行動員需要大約半年時間,武器彈藥儲備恐怕無法支撐半年。即使成功動員,以俄羅斯現有軍工產業的生產和組織能力,也無力提供足夠武器裝備。二是俄國內反戰力量越來越強,普京尚且顧忌投入義務兵參戰,對戰爭動員只會更為忌憚。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周六深夜宣佈,烏克蘭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決定取締11個政黨,理由是這些政黨與俄羅斯有合作,旨在分裂國家,其中包括了最大的反對黨「反對派平台——為了生活」。該黨是否與俄羅斯有合作不得而知,但確實親俄。

而被輿論或有意或無意忽略的是,還有一批左翼政黨亦以串通俄羅斯為由被取締,包括:

左翼反對派(Left Opposition,Левая оппозиция)
左翼力量聯盟(Union of Left Forces,Союз Лівих Сил,2021年12月已更名為「為了新社會主義」,За новый социализм)
烏克蘭社會黨(SPU)
進步社會黨(PSPU,民族布爾什維克主義,實為極右翼民粹)
Socialists(Социалисты)

烏克蘭共產黨、烏克蘭共產黨(革新)、工農共產黨、烏克蘭共產主義聯盟(共產黨和工人黨國際會議成員)等,早在2015年反共法令頒布之初已被取締,剩餘的左翼政黨是次基本全滅。

周日,烏克蘭總統辦公室表示,澤倫斯基簽署了一項「統一資訊政策」法令,將所有國有電視頻道整合為一個平台,並播出「全天候資訊馬拉松」。




李进进律师,1955年生,湖北武汉人,于纽约时间3月14日上午11点44分遇刺,12时8分伤重不治,得年66岁。李进进律师1978年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系,1989年民主运动时在北京大学攻读宪法学博士,协助工人创建了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为其撰写宪章,任法律顾问。他还参与组建了首都各界爱国维宪社会协商联席会议。之后入狱被监禁22月,获释后前往美国,1998年开始在纽约从事律师工作。

罪犯张晓宁(音),25岁,贪图美国绿卡,受美国民运组织蛊惑,2021年8月下旬持F1学生签证来美,来美后一天学都未上,致力于办理美国身份。小仙女张晓宁为了申请政治庇护,在民运分子指点下编造出她被北京警察注射药物性侵的桥段。一个月后,在中国民主人权联盟及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白节敏陪同下,张晓宁来到第76届联合国大会会场前“控诉”。在民运协调下,张女士的“冤情”被法轮功媒体《大纪元》、《看中國》等报道(《看中國》的报道已被删除,备份见: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5788 )。自然,张女士造假申请政治庇护被移民局拒绝,而回到中国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随后,一种说法是张仙女委托李律师办理政治庇护失败,另一说指张仙女委托李律师起诉白节敏,总之在与李律师发生口角后,张仙女有计划有预谋地对李进进律师实施了谋杀。被捕后,张女士被围观人群提问:“你为什么要杀人?你后不后悔?”张女士一转爱国,咆哮道:“最后悔的就是你们这些叛徒!你们身为中国人居然反共!”张晓宁被控二级谋杀罪和四级非法持有武器罪,面临最高25年徒刑至终身监禁,定于3月18日早上出庭。


Содержимое скрыто


在親歐示威運動中,親歐派借助新納粹取得了政權,對新納粹投桃報李,在2014年2月上台當月即頒布了反俄的種族主義法令和反共法令。隨即,3月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烏克蘭東部被新納粹逼反,爆發了親俄示威,其中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的親俄派未能被成功鎮壓,演變成頓巴斯戰爭。烏克蘭新政府與新納粹關聯緊密,這也是為什麼2021年只有烏克蘭和美國投票反對聯合國大會「反對美化納粹主義」決議。新納粹被烏克蘭當局用作頓巴斯戰爭的炮灰和鎮壓工人的打手,在烏克蘭東部槍殺和活埋平民,強佔房產,強迫勞動,姦淫搶掠無惡不作,代表性事件是法西斯政黨「右區」(「亞速營」所屬政黨)於2014年5月2日在敖德薩總工會大樓縱火,致48人死亡。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直到頓巴斯戰爭前,親俄派在烏克蘭都有一個堅實的基本盤。而俄羅斯則犯了戰略錯誤,使了最下策,複製了在格魯吉亞的策略,分裂烏克蘭,只得到彈丸之地,卻在烏克蘭(除分離地區)民心盡失,助長了烏克蘭民族主義,把烏克蘭徹底推向歐盟一側,貪小失大。當然後來普京吸取了教訓,在今年1月哈薩克斯坦示威中果斷出兵平暴,沒有再等到變天以後再對哈薩克斯坦裂土分疆。

2019年反送中運動時,香港流行一部烏克蘭親歐示威紀錄片《Winter on fire 凜冬烈火》。 BBC報導有女生看了聲淚俱下,說:「我希望(香港)可以像烏克蘭一樣這樣好的結局」。聯繫頓巴斯戰爭造成烏克蘭經濟進一步衰退、人民生活水平下降以及殘酷的內戰本身,讀者不妨品味一下烏克蘭這般美好的結局。


(圖為2010年烏克蘭大選選舉結果)

烏克蘭的分裂和中國一樣根本上也是地區經濟地區不平衡導致的。

在蘇聯時期,烏克蘭經濟水平在各加盟共和國中位居前列。蘇聯解體後,經歷新自由主義經濟改革,烏克蘭執政十分腐敗,清廉指數長期居歐洲倒數第一,不僅揮霍了蘇聯遺產,還欠下巨額外債,民眾生活水平急劇下降,貧富差距懸殊。截至2020年,烏克蘭的人均GDP只有中國或俄羅斯的大約1/3。

烏克蘭東西部並非像許多文章所講,以第聶伯河劃分,而是如圖所示沿哈爾科夫至敖德薩以北一線分開。烏克蘭東部,也就是「新俄羅斯」地區,覆蓋了烏克蘭全部沿海地區,自然環境以森林為主,經濟以工業為主,繼承了蘇聯軍事工業基地的產業基礎,人口稠密,較為發達。烏克蘭西部自然環境以草原為主,經濟以農副業為主,人口稀疏,較為貧窮。東西部貧富差距大,多年來一直未得到改善,導致經濟相對發達的東部普遍不願意納稅給中央政府,不想貼補西部,甚至想加入更富裕的俄羅斯。而西部則希望能加入歐盟,變為和其他東歐國家一樣的德國廉價勞動力來源地,以提升經濟和生活水平。

2004年橙色革命以後,烏克蘭一直在親歐和親俄間搖擺,但沒有明確的一邊倒傾向,無論是親歐的尤先科還是親俄的亞努科維奇當權,都沒有徹底倒向歐盟或俄羅斯。面對烏克蘭經濟凋敝,歐盟和俄羅斯都向烏克開出了自己的價碼。歐盟推出了拉攏烏克蘭等六國的「東方夥伴關係」計劃,2012年亞努科維奇政府與歐盟草簽聯繫國協定,根據協定烏克蘭將加入歐盟的深入全面自由貿易區(DCFTA)。而俄羅斯則以廉價天然氣為條件,要求烏克蘭加入2010年啟動的俄白哈關稅同盟。由於俄羅斯擔心烏克蘭一旦簽署歐烏聯繫國協定,將不會加入關稅同盟和歐亞經濟聯盟,進而在2013年逼迫亞努科維奇凍結簽署聯繫國協定,引發了烏克蘭親歐示威運動。


修不了,,,

後續對俄軍第31空中突擊旅戰俘的採訪顯示An-225是在2月27日被烏軍地面炮火摧毀,烏克蘭國防工業集團為此要求俄方賠償預計超過30億美元的重建費用。


烏鴉嘴這是……

多方報導稱世界上最大的飛機An-225(註冊編號UR-82060)被摧毀了,依據是北京時間今日下午有一張模糊的無人機拍攝的照片顯示曾經存放An-225的機棚內疑似有一架飛機熊熊燃燒。傳言還有一架An-124(註冊編號UR-82009)也被摧毀。由於俄軍已經控制安東諾夫機場且實行了非常嚴格的資訊管制,這些報導難以證實,但An-225嚴重受損的可能性不低。


Содержимое скрыто

Показано 20 последних публикаци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