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品葱Online(翻车新闻、新品葱搬运、Online任务)

@pincongonline Нравится 0
Это ваш канал? Подтвердите владение для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ых возможностей

品葱Online的NPC,新·品葱的搬运标准是“赞同数大于35人以上的文章或回答”(现改为品葱精选),翻车新闻搬运来自Reddit(u/s1refugee,准弃坑状态)
喜欢这个频道的话,只要+1s,订阅就很好~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香港人,反抗!
Гео и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не указана


Гео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не указана
Добавлен в индекс
25.11.2019 15:00
23 Jan 2020, 16:44 (555 дней назад)
談談你是怎麼覺醒的?

shortstory 回复了问题

我以前也是粉红,少先队到共青团,庆幸没把自己变成党员,学校门口复印店里的客人批评共产党我都还会跟他耐心理论,跟他讲至少共产党不会像伊拉克一样让中国被侵略(我不咄咄逼人,还是很有礼貌的,所以那个叔叔笑着说现在的孩子没救了,看看,被共产党洗脑了)。
我父母文化水平比较低,我妈妈不关心政治,我爸爸也不关心,虽然他是一个粉红,而且是比较奇葩的毛粉和习近平粉,讨厌江泽民和胡锦涛,说邓小平虽然有很大的功劳但不如毛泽东,夸习近平整治贪腐得力,不然中国完蛋了,我给他们看郭文贵爆料王歧山以后他们倒不好意思夸习近平了,说毛泽东好,我说毛泽东害死几千万中国人,还有我给我爸念《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我爸说那是自然灾害和苏联逼的,还有江青和四人帮搞的,不能怪在毛泽东头上,至于黑毛泽东的是西方媒体瞎编的,我只能无语了。
我的觉醒是潜移默化的,从一开始学校里的一些小细节的违和感,小学时候一个人品很好的同学因为家里三个姐弟,被一个小熊孩子追着时不时嘲讽超生游击队,恶心他,这个同学真是小学到高中我见过人品最好的人又有礼貌,小学遇到班霸霸凌弱小的同学他会出言讥讽,我高中的时候在小学同学会上有女同学被办party的咸猪手,他也会委婉地拉他的小圈子跟那位同学对着干,让那个同学忌惮他不敢再乱动,好在他现在出国了。我觉的中国这样的环境不适合他。
然后我的高中算市里最好的了,但是还是有霸凌,老师也不管,同学也不管,大家冷冷漠漠一起冲高考成绩,好在高考压力也让霸凌绝迹于高二。不过学生会脏脏的勾心斗角还是让人恶心,家长会上一众家长对一个同是市里比较高位的公职家长点头哈腰, 这些都让我留下疑惑,到了大学的时候开始翻墙,第一次看六四的纪录片《天安门 》,然后又看了很多共匪的黑历史。我的脑袋终于顿悟,我不满意的社会可算让我逮到把柄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有问题,原来是制定规则的共产党有问题,所以有这样一个冷漠的不关心正义,没有关怀的社会。
 但我是那种比较容易被洗脑的人,“只有不务正业的人才天天关心政治,不要去掺和游行什么的,社会上的闲散人员会伤害和利用你们,有女高中生被扒衣,男生被持刀伤害抢劫...”这一条在高中(恩就是市里最好的高中,也是省里有名的)被洗进我的脑子里的信条 ,所以当我看了《天安门》和毛泽东和共产党的的黑历史高兴一下以后,脑子里又跟自己说“我知道了共产党邪恶的历史又怎么样,中国现在经济发展起来了,那么多精英不也是没有批评现在的共产党和社会吗?比如我一个主课老师还是粉红,我又没有他们优秀,有这个资格吗?” 这里我已经承认内在的自己不喜欢共产党了,但是有一点还在盲从于大众跟权威,尤其提到日本的时候,喜欢日漫日剧然而讨厌日本的精分,钓鱼岛的时候我是支持中共的,但是反对抵制日货,我支持中共去国际法庭抗争,去联合国抗议,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日本已经就二战侵略中国给出了很多道歉了,二战以后美军移除了日本所有的重工业(虽然韩战的时候又发展回来了),只准留下少许的轻工业,麦克阿瑟给日本人写了一套新宪法,定了一个新金融体系,解散财阀,还有东京惨烈的燃烧弹轰炸,加上广岛和长崎的轰炸,日本人已经不复当年那个日本了,军国主义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只是墙内一直扭曲说日本没有道歉,日本的历史教材把侵略洗地为发展大东亚共荣圈,翻墙不积极,之后才关注日本就侵略中国的道歉的,还有一堆对中国的援助和补偿,日本现在的成就也几乎是从一穷二白靠自己努力得来的,所以我现在对日本只有佩服了。
举目所见虽然也有同道(明显的话三四个,都是大学的,不过应该还有很多,只是我内向打交道的人少,但我们班成绩最好的里面有一个深度粉红,眼里容不得沙子的那种,说蛮横也可以),但”只有社会闲散人员才对社会不满,潜台词是只有loser才反党”深入骨髓,所以我比较郁闷吧,自己讨厌一个大家都觉得合理的东西,
父母觉得合理,老师觉得合理,同学里成绩最好的觉得合理。我就这样一直郁闷的保持自己讨厌共产党的心,真庆幸自己没得什么精神疾病。然后呢忽然郭文贵爆料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有自信去游说我父母,虽然失败了,但我心情好了很多,感觉自己是孤零零的感受真的不好过。但郭文贵的爆料一洗以往民运给人的印象— —你只是loser在那里夸夸其谈,同时中国的经济在腾飞,各种专业人才和公司,什么千青,什么华尔街的投行,微软都在中国做的风生水起,外国大学经济教授也夸赞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西方主流媒体也报道中国经济的优越性(后面我知道是拜登在那里吹)。当然,也有我的心智更成熟了,更懂经济了,更懂公民素养了,和文贵先生爆料也恰逢中国经济形势大滑坡,以前光鲜的谎话全部被扯破。
写的比较乱,我也不整理了

#觉醒 #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