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消息推送

@cdtchinesefeed Нравится 0
Это ваш канал? Подтвердите владение для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ых возможностей

中国数字时代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空间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space/
Гео и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Книги


Гео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Книги
Добавлен в индекс
12.05.2018 14:37
реклама
TGStat Bot
Бот для получения статистики каналов не выходя из Telegram
TGAlertsBot
Мониторинг упоминаний ключевых слов в каналах и чатах.
SearcheeBot
Ваш гид в мире Telegram-каналов
7 159
подписчиков
~2k
охват 1 публикации
~5.4k
дневной охват
~3
постов / день
27.3%
ERR %
6.65
индекс цитирования
Репосты и упоминания канала
5 упоминаний канала
11 упоминаний публикаций
149 репостов
情况发生变化
情况发生变化
情况发生变化
随机漫步
情况发生变化
情况发生变化
蜜桃导航
乳透社🐻
NOONE
404_Not_Found
電報群組廣播
情况发生变化
平权观察
情况发生变化
情况发生变化
情况发生变化
404_Not_Found
情况发生变化
乳透社🐻
電報群組廣播
情况发生变化
飛蛾書庫
404_Not_Found
积木别倒
情况发生变化
纷飞的小窝
值得一看的文章
Каналы, которые цитирует @cdtchinesefeed
方舟子
文昭談古論今
大陸新聞解毒官方頻道
乳透社🐻
@Happy
方舟子
Terminus2049
NF^2在播剧集频道
The Dolltator Channel
反送中已核實資訊頻道
Последние публикации
Удалённые
С упоминаниями
Репосты
美国之音 | 前新浪微博内容审核员专访:中共如何打造网络“真理部”

刘力朋曾在中国做了十年的内容审核员,今年三月来到美国。近日,他接受美国之音专访,讲述中共的网络审查体制是如何运行的,各个权力机构是如何一起打造网络“真理部”,从而实现言论控制与思想控制,实现极权主义统治的。他的经历使人联想到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

这本小说描述了一个恐怖的极权主义国家大洋国,在大洋国只有四个部门:专门制造假新闻的部门被称为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监督、逮捕和迫害异己人士的秘密警察被称为友爱部(Ministry of Love),发动战争的部门被称为和平部(Ministry of Peace),负责挨饿的部门叫做富裕部(Ministry of Plenty)。小说的主角温斯顿(Winston Smith)的职业就是“真理部”的审查员,为了适应“老大哥”的政治需要,天天篡改历史,控制言论,从而控制国民的思想而实现极权统治。其实这个世界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遥远。

2011年的一天,一大早,刘力朋坐上公司的大巴前往工业园区上班。当时,天津工资标准较低、成本也较低,新浪等互联网公司把一些部门搬到天津的工业园区内,比如劳动密集型的审查部门。因此,当时天津有一个绰号叫“删都”。刘力朋正是新浪微博的一位内容审核员。

公司大巴穿越天津市河西区、南开区,一直开到西青区的偏僻的海泰产业园区,大概要1个小时,只要上了大巴,公司就算是到岗。“每一个人都会在艰苦的一天开始前选择睡一大觉,真的不是小憩,是非常踏实的一觉。

到了公司后,首先是交接班,告诉今天工作的有害样本和需要注意的东西。(点击标题阅读全文)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荟思想|“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作者李绅为何遗臭万年

李绅
,这个在唐朝并不出名的诗人,甚至很多人都不认识他到底是哪位?然而,他的两首《悯农》诗却脍炙人口,且经久不衰。

“锄禾日当日,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是不是非常熟悉,不仅在小学课本上有,而且还在食堂、餐厅可以说随处可见。正是因为这两首《悯农》诗,这个李绅被誉为悯农诗人。正因为如此,我们想当然地认为这个李绅是一个勤俭节约、体恤百姓的好人。然而历史的真相令人无语,万万没想到我们都被他的诗文给骗了。

李绅,是一个典型的官二代,曾祖父是中书令李敬玄,父亲是个县令。但是他运气有点背,幼年丧父,家道中落。青年时,目睹农民终日劳作而不得温饱,以同情和愤慨的心情的《悯农》诗2首,传颂千古!随后,他参加了科举考试,35岁中进士,就此开启了自己的仕途之路。刚开始,他的仕途之路并不顺,因不满李锜谋叛而下狱,后被释放回家,与元稹、白居易搞起了新乐府运动。此时的他,醉情于诗歌中,闲云野鹤,好不快活!

然而,在他48岁的时候,他就就任翰林学士,卷入了朋党之争,成为了李党的重要人物,就此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的变化。

他在朋党之争中,也因争斗被贬,但在李德裕为相后,作为李党重要人物的李绅如坐火箭一般高升,竟然最后还当了4年的宰相。李绅就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性格也随之发生了剧变。(点击标题阅读全文)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404文库】默存格物 | 张鸣:参战与不参战的大清子民

CDT编辑注:该文原文已被删除

晚清跟洋人打了很多仗,但一般来讲,老百姓的表现,很令皇帝失望。第一次鸦片战争,皇帝要士绅们练团练,帮助大清的军队,但事实上,只有广州一带,组织起了团练,而所谓三元里抗英,也是个被高度夸张的事件,如果没有事前官方大肆渲染英军杀人抢劫强奸,甚至拆人祖坟(真不明白英国人挖一般老百姓的坟干嘛),团练也是不会跟洋人动手的。在当时人的笔记里,广州人民更多地是看热闹,尽量不惹洋人。

而聪明的江浙一带的刁民,发现英国人的纪律比清军好得多,牵了牛羊还给钱,给的还不少,于是,就开始琢磨着怎么跟洋人做生意。别看洋人的舰船高大,农民一样攀上去做买卖,语言不通,但交易畅通无阻,用手比划,买的和卖的,皆大欢喜。反倒是清军感觉,遍地是汉奸,到处都是敌意。大清的子民,除了卖给洋人食物,而且还给洋人做向导。在大清的境内,清军倒是瞎子聋子,派出的探子,打探来的情报,简直匪夷所思,把英国人说的跟白娘子的虾兵蟹将蚌壳军似的,而英国人则对清军的状况,了如指掌。最后,英国人兵临南京城下,大清皇帝撑不住了,要改剿为抚,跟人谈判。大清子民,里三层外三层地围观洋人,把个谈判签约的英国康华丽号兵舰,变成了演戏的舞台。(点击标题阅读全文)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美国之音 | 前新浪微博内容审核员专访:中共如何打造网络“真理部”

交接班结束,散会,每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工位,打开电脑,打开后台,每一个电脑都是一模一样的,多年后,刘力朋回忆那会上班的情景,依然感到有些恐怖:“每一个人都在一个格子间,屋里没有别的声音,只听到滚轮刷刷刷往下翻页,时不时会停几秒,然后就是鼠标哒哒哒的点击声,这是在删除内容。如今回想有些可怕。”

打开后台,系统已经进行用“敏感词库”进行了第一遍机审。他说:“有一些高危的敏感词,如果踩中了会直接进到删除的状态,然后人工审核;低危的敏感词,踩中后是一个默认通过的状态,有先审后放和先放后审两种策略。”他说,一些高危敏感词是绝对要删除的,比如六四和法轮功,然后每天都有一些新闻事件如何处理,每个班次,他们都会留下一篇工作日志,工作日志将如何审核微博写得非常清楚。 (点击标题阅读全文)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网络民议】返朴归真怀念吃粮票的时代

近日,一段网友所拍摄的标语视频热传,视频拍摄者称拍摄时间为2020.8.7,未告之拍摄地址,标语内容为:“返朴归真怀念吃粮票的时代”,结合最新发生的相关时事“习近平要求加强立法制止餐饮浪费”、“央视批大胃王吃播浪费严重”等,令不少网友感到既荒谬又惊惧,这是朝着“计划经济”大步倒车的迹象吗? ps.不过,有网友注意到,该标语在2019年10月就出现于网络。

https://youtu.be/DnKxdzynYWQ

@gaoyu200812:令人瞠目的大標語,出現在中國。我的姥姥、大姨都是大躍進之後被餓死的。我想中國數千萬被楊繼繩先生豎立《墓碑》的後人,看到這條標語,都有話講。這難道就是今年北戴河會議的精神?

@CyberPolice001:飯還沒有吃飽兩天了,就懷念吃屎的年代。

@m95qijiUeuZFcOL:什么叫倒行逆施,开倒车差不多到那里了。

@mxbe88:這是哪個地方?真不敢相信。難道真有人想重回那個時代,那個……糧票、肉票、布票都需要分配購買的恐怖時代。

@WxQnu:直接写“怀念挨饿”不就得了。

@RalphWills6:果然是攬炒皇帝! (点击标题阅读全文)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立此存照】央视批有的所谓大胃王吃播浪费严重

CDT编者按:为响应习近平要求加强立法制止餐饮浪费的指示,央视近日发微博将批判矛头指向“大胃王吃播”。

霜叶:这两天突然开始大规模宣传杜绝浪费粮食。包括昨天说10个人点9个菜什么的。我感觉不一定是脑抽了,可能真的是未雨绸缪。近年新冠疫情对全球生产影响严重,还有覆盖了非洲亚洲的蝗灾,世界粮食供应局面吃紧。另一方面对中国来说,与美国之间的摩擦也可能会影响到粮食的进口。这两年恐怕粮食安全问题会被提到极高的重视程度。所以有可能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开始打预防针也说不定。当然,也可能就是瞎折腾。实际上和前面的猜测相比,我更希望就是瞎折腾……

星星de真心:说好的刺激消费呢?低级趣味就说低级趣味,别强行跟浪费挂钩。助农的洋葱,我吃不完的,屁都洋葱味的也吃不完,但你们都号召了,那我就买回来再说吧。

蓝衣军团1982:大胃王朵一和大胃王MINI都改名了。

胖胖的山头:最近美食视频内容会不会迎来一次洗牌?

碎夢語者57726:追溯一下时间线,想想90年代末期,除了“下岗再就业”,那个时候,再往前一点,就是鼓励农转非的起点。这是遗留性问题,那个时候,我们和鹰派及全球性时候,还不是如今的样子,那时候还在“计划生育”,综上所取,再对比一下植物(粮食)生长周期……唉……很多事儿,无奈的。(点击标题阅读全文)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何伟:中国是如何控制住新冠疫情的?(全文)

CDT编辑注:该文由新浪微博用户 @Robert_樊百乐 所翻译,为发布于墙内平台不被删除,译者对某些内容进行了“去敏感化”处理,并删去了一段原文内容。

​​作者:何伟(Peter Hessler) 译者:樊百乐 原文发表于《纽约客》杂志

在我重返四川大学讲台之前几天,我在骑车穿过校园偏僻一角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机器人。这台见棱见角的块状机器大概齐胸高,有四个轮子,跟一台高尔夫球车长短差不太多。前方是一个T形装置,看起来像一种检测仪。这个机器人从我旁边滑过,小马达轻轻哼唱着。我转过弯,在它身后大概十五英尺的地方跟着它。

那是五月二十七日,离我上次来到川大的江安校区时隔已经三个多月。江安校区坐落在中国西南部城市成都的郊区。二月下旬,当春季学期差不多开学的时候,我曾经匆忙赶去校区,从我的办公室取回一些材料。当时为了迎战始自武汉(成都以东一千二百公里左右的一座城市)的新冠疫情,全国范围内已经隔离封闭一月有余,川大通知全体教职工,至少持续到新学期开学时,所有课程均在线上教学。

在那段日子里,当时看起来,还能通过离开中国来躲避疫情,并且川大有些外教已经离华。在美国大使馆和领事馆,非敏感雇员和外交官的配偶、子女已经被疏散回国,而外交官则继续留守驻地。在整个二月,我向很多身在美国的、担心我的朋友和亲属回复邮件,告诉他们放心,我们全家在中国都挺好,并且告诉他们,我们决定留在成都,尽管彼时彼刻,每天的疫情数字非常惊人。在二月二十日,当我回学校的时候,中国因新冠的死亡人数达到了2236人。(点击标题阅读全文)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立此存照】何伟《中国是如何控制住新冠疫情的?》一文被中文译者阉割并被大外宣利用

CDT编者按:作家何伟 ( Peter Hessler)在《纽约客》发表文章《中国是如何控制住新冠疫情的?》(How China Controlled the Coronavirus),第一时间被翻译成至少两种简体中文版在中文社交媒体上传播。细心的网友发现,和英文原文相比,译文不约而同删除了提到“中国在初期掩盖疫情”以及中国对香港和新疆政策的一段话(译者有标注)。除此之外,中共大外宣官媒CGTN(中国国际电视台)迫不及待地利用何伟的文章扬中抑美。

原文与译文对照如图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CDT导览】无法抄袭的作业:中国网络脱钩的“成功经验”

在中国数字时代前三期【CDT导览】中,我们提到了美国围堵中国科技公司的一些深层次原因:例如这些公司被中共全面掌控(由此带来数据安全风险)、例如中国网络封锁导致了不公平竞争、例如中国内容审查/大外宣的触角伸向全球等。

当然,美方主动的“数字脱钩”举措也招致了指责声音,例如就有中国网民指出“美国也在修建防火墙”、“美国也在损害互联网自由”、“美国也是流氓国家”等…..这些“也”似乎是忽视了中美情况的具体差别,将自己已有的“中国经验”简单投射,显得较为讽刺。

中文里有些副词的使用,往往会无意中给了读者惊喜:悠远绵长,回味无穷,如同酱香型白酒的典范。 —— @wentommy

事实上从十几年前,中国就开始了与自由互联网世界的“网络脱钩”,以防火墙为“网络主权边界”,构筑了一个独立的封闭网络体系,这一体系对“开放的无国界网络”构成了巨大挑战,在中美贸易争端中美国还将中国防火墙列入了一份贸易壁垒清单中。

作为一个长期进行着互联网防火墙维护以及网站封锁、内容审查的国家,中国不但积累了丰富的“管网经验”,同时还有着丰富的“创新经验”,对于封锁Twitter、Facebook等一众墙外服务,有不少“创造性理论”的提出,如颠覆工具论、如网络主权论,总结出了一套完备的“中国经验”。

人们在谈论“脱钩”的时候,往往忽视了中国事实上已经进行了近20年的与世界互联网的“网络脱钩”,这一国家控制网络十分成功的“中国模式”不断地为网络世界修筑高墙,侵蚀了互联网原本自由、开放的精神,深度影响了世界的彼此互联,当美方以“信息安全”、“网络对等原则”反制之时,它也客观上带来了彼此网络更大的孤立,与原本开发者所创造的开放式互联网形态渐行渐远,而这一切都源于不民主的政治权力对于互联网的不受约束的重新塑造。(内涵CDT搜集整理的大量相关文章)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二大爷Alex|清末报案:抓不完的反贼们

1900年庚子之难被联军揍得鼻青脸肿后,满清威信尽丧、风雨飘摇,社会上各种革命思潮风起云涌。在各种思想的传播中,诞生了一批敢说敢言不怕杀头的报纸和记者。

1903年,长沙革命党人沈荩,受聘于天津的《新闻西报》。他得知满清将出卖东北权益,认贼作父,与俄国缔结军事同盟的密约后,迅速将消息在报纸刊出。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曝光后,舆论哗然,引发全国声讨,同时西方列强亦一致反对。

满清惨遭打脸,被迫放弃签署该密约。但却怀恨在心,对始作俑者沈荩咬牙切齿。当年7月沈荩被捕,愤愤不已的慈禧亲自下令“斩立决”,沈荩在狱中受尽酷刑而死。

沈荩其实是“新中国”这个词的首创者。他之前曾经在汉口组织武装起义,公开声明:“满洲政府不能治理中国,我等不肯再认为国家,变旧中国为新中国!”

他是中国史上第一个因新闻言论而被杀的记者。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更新:美国驻华使领馆官方推特做出“回应” https://twitter.com/USA_China_Talk/status/1293392700297940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