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Lover 愛書看書映世界


Гео и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Книги


librojamanto = libro jamanto 愛書:人生不免會遇到種種問題、疑惑……能有良朋同探討固然好。不然透過書籍(其他人、先輩的智慧)而獲得啟迪亦是佳事。此處所介紹者即為生活上遇到種種事、而有所感……從而就所曾涉獵、而網絡上有者予以對應而成……望能助己鞏固所學外、亦可助人令有所啟發……(書得自網絡/自己購買而共享、切勿作商業用途)@16.01.2019
#尚有書籍分享在討論羣中: @openxsociety
友好夥伴 @telebookstall@anarkiismo


Гео и язык канала
Китай, Китайский
Категория
Книги
Статистика
Фильтр публикаций


整體上
喜歡       沒興趣       提不起勁
《尚有書籍、資訊等存於討論羣 @openxsociety ,也歡迎理性討論》






理解本書方法的最佳方式是通過每一章如何將“情感”的概念運用和應用到東亞各個國家的具體案例研究中。第一部分“幸福與心理化Happiness and Psychologization”聚焦中國。重要的是,Yanghua Zhang寫了 21 世紀中國的儒家復興,審視了學者和電視名人于丹(Yu Dan) 2006 年在中央電視台關於《論語》“情感基調affective undertone”的演講,將儒家思想視為“幸福和幸福的源泉”當代中國快節奏的市場導向環境中的日常生活(p 31)。于丹對儒家經典的“母性maternal”轉變既符合將國家定位為“愛和忠誠的對象object of love and loyalty”,也符合全球新自由主義強調對社會問題的個性化解決方案,張稱之為“新自由主義本土化”的過程(pp 36, 38).這是一種“治療”方法,可以激發中國人對幸福的興趣,但最終也提供了一種促進“政治穩定”的情感方法(p 42)。本章很好地處理了一個重要的中國文化現象,並將“情感”的概念與中國政治背景和全球新自由主義的地方表現並列。
Jie Yang在她關於中國“新邊緣化newly marginalized”人群(例如下崗工人)的諮詢項目一章中也發現了對“幸福”的這種強調(p 45)。 Yang有效地展示了這些方法如何是社會經濟問題的個性化“心理化”,也具有更廣泛的社會目的,即尋求創造創業自我和促進政治穩定; 他們發展出“自我反省”,但在某些情況下也會在工人中產生抵觸情緒,因此並不總能實現國家規定的目標。 這種“爭論”顯示了國家主義情感計劃的多方面後果,因此,本章有益地使當代中國對“幸福”的強調複雜化,表明情感與權力之間的關係是多麼複雜。
本書的下一部分“Body, Affect, and Subjectivity”包含兩章,探討了處於更廣闊環境中的主體的情感維度。 Teresa Kuan 在 2000 年代中期的素質教育(“素質教育”)運動中審視了當代中國新自由主義轉向的另一個維度,在 Kuan 看來,這與強調“幸福”的項目一樣,也試圖創造企業家個人主體性。關發現情感是理解這些項目的體驗維度的一個有用的理論範疇,例如,通過研究素知專家周婷如何在她的兒童文化教育項目中運用情感方法,要求他們創造情感“銀行”在這些短途旅行中。仔細閱讀本章中一位專家的方法很有趣,儘管將本章與其他對素知熱潮的學術分析聯繫起來,可能有助於讀者進一步理解素知是(或不是)更廣泛的情感現象。
Shiho Satsuka 關於在加拿大的日本導遊的章節採用了跨國轉折,講述了離開日本前往加拿大“夢境”的導遊,他們現在專業地向遊客介紹這片土地,“體現了日本世界主義的幻想”( p 87)。 在 Satsuka 的評估中,這些嚮導對他們的客戶採取超然的態度,在“現在”表現出熱情好客,但不希望與他們建立任何持久的關係; 因此,這裡的情感環境非常短暫。 Satsuka 發現這是導遊管理商品化自我的方式,作為商品經濟與情感自我的交疊以及導遊對此的“無意批評”的證明(pp 92-93),儘管在某些情況下 方式,“影響”概念的使用在本章中仍然有點不清楚。
下一節“Tears, Media and Affective Articulation”考察了日本和中國電視媒體的情感品質。 Daniel White 將日本電視上過多的眼淚視為“高度情感化的消費場所highly affective sites of consumption”(p 99),並著眼於這些眼淚如何在關係和倫理維度上體現將情感與情感區分開來的具身元素。 這種過程在一定程度上構成了日本的公共領域和問題的“現實化”,儘管本章並未完全說明此類“問題”的更廣泛的政治層面。
正如Shuyu Kong所討論的那樣,日本電視眼淚的情節劇元素也出現在中國電視劇中。 檢查苦情戲(苦情劇),例如描述下崗婦女故事的” Crying Your Heart Out,《痛哭流涕》”系列,孔斷言苦難的情緒賦予這些劇以“多義或矛盾的意義polysemic or ambivalent meaning”(p . 130),其中的節目有一個“幸福的結局”,但也表現出在通往新生活的道路上所經歷的痛苦和悲傷。 這種“情感表達”使這些戲劇試圖強調的“新自由主義的抱負故事”變得複雜(pp 117-118)。 因此,本章很有用地展示了即使是官方認可的媒體形式也如何描述中國變化的複雜且經常混亂的影響。
“Gender, Affective Labor, and Biopolitical Economy”部分也具有跨國維度,其中的章節考察了東南亞移民工人在日本療養院(由 Ayaka Yoshimizu 撰寫)和在韓國家庭(由 Toshiko Tsujimoto 撰寫)中的作用。這些章節有效地考察了影響的性別化和全球化維度。在日本療養院,“對像在內部循環並通過影響形成”(p 139),來自印度尼西亞的女性護理人員被視為善良和能幹,但仍因其種族和性別而被邊緣化。與此同時,在韓國的菲律賓家庭傭工同樣處於從屬地位,但他們也獲得了新的“自我實現self-fulfillment”模式,不僅作為養家糊口的人,而且主要通過天主教堂成為社區志願者;在這種情況下,“情緒勞動emotional labor”比通常認為的更“動態dynamic”(pp 169-170)。因此,這兩章都展示了情感勞動可以被邊緣化和賦權的方式。
最後一部分“Affect, Modernity and Empires”分為三章。Momoko Nakamura在其歷史背景下,尤其是在與殖民主義的關係中,考察了“對日本女性語言的情感依戀”,包括 20 世紀上半葉日本對東亞的殖民統治和 1945 年後美國對日本的佔領期間,在此期間女性的語言是“日本傳統、秩序和身份”的情感場所(p 192)。因此,本章重要地展示了性別和民族身份的重疊,儘管它可能比實際情況更能質疑這種關係。
Sung Kil Min 著眼於韓國的 haan 現象,意思是“粗暴地抑制憤怒roughly suppressed anger”,以及它如何成為通過 haan-puri 或“消除或解決 haan (dissolving or resolving haan)”的過程實現社會經濟目標的動力(pp 198-199)。 Haan 是一種情感,因為它是一種“集體情感”,隨著韓國從貧困過渡到經濟成功,它已經改變了意義,它不僅是國家工業發展的一部分,也是社會抗議的力量。因此,本章展示了像“涵”這樣的情感品質如何既是社會政治原因又是結果。
最後, Craig MacKie通過分析關於朝鮮家庭團聚的敘事如何成為“朝鮮情感訓練North Korea’s affective training”的核心,並在日常紀律中為未來帶來希望,提供了朝鮮的“情感政治經濟學”(pp 224-226 ).這在針對兒童的宣傳中尤為明顯,它經常尋求“在軍隊、家庭和安全之間建立一種情感聯繫”(p 235),並通過這種宣傳可以實現朝鮮政權的“長壽longevity”(p 236)通過連接家庭和國家的情感話語來解釋。
本書將“影響affect”概念非常有用地應用於東亞政治和社會背景,從而幫助讀者更好地理解這一當代理論方法及其在東亞政治中的應用。它將成為東亞政治、社會和文化課程的有用教科書;它的某些章節也將對任何涉及“影響理論affect theory”的課程做出有價值的跨文化貢獻。
這本跨學科的書將引起亞洲研究、人類學、社會學、媒體研究、歷史、文化研究以及性別和婦女研究的學生和學者的極大興趣。


東南亞,無論從政治文化、以致地緣上都比得上歐洲的豐富性及多樣性;加上中國位近其中更使東南亞在全球地緣政治及文化上益趨重要。
在考慮東南亞的文化和經濟時,許多人將該地區歸因於一系列性格,包括對共識和社會和諧的偏好、對上級和政府的忠誠和尊重、家庭價值觀、集體主義和社區主義。情感是這些概念的核心,但情感的作用及其在東亞政治經濟中的活躍或想像潛力尚未得到系統研究。這本書考察了東亞權力和經濟的情感維度。它闡明了當代治理的動態,以及克服西方對東亞社會普遍假設的方法。在這裡,情感被定義為賦予社會、政治和經濟進程以意義和想像力的感受品質,正如本書所展示的,它可以為對東方的社會、政治和經濟轉型進行細緻入微和豐富的分析提供一種分析工具亞洲。
通過民族志和媒體分析,本書"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Affect and Emotion in East Asia"為分析東亞新興現象提供了一個框架,例如幸福促進、治療性治理、社會問題的心理化、自助類型的興起、跨國勞動力遷移、新的性別意識形態和家庭和以大眾為媒介的情感社區。通過情感理論的視角,作者探索了東亞不斷變化的政治結構、經濟參與、歸屬模式和主體性形式,並使用民族志研究和話語分析來說明國家和經濟權力的情感維度以及影響方式通知並激發行動。
這本書採用“情感理論 affect studies”的方法來研究東亞的治理和治國理政,因此是對當代東亞政治經濟學理論化的重要貢獻。正如 Jie Yang 在介紹章節中指出的那樣,“情感 affect”既可以是“分析工具,也可以是重新配置權力和實現政治和經濟目標的力量”,並指出人們傾向於從“傾向”的角度來看待東亞,這在有些案例也可以歸類為“情感寄存器affective registers”,即利用情感紐帶“密切塑造日常生活的物質和意識形態過程”的方式(p 3)。雖然不願意狹義地定義“情感”,但Jie Yang 指出,最終影響存在於“一種與情感相關的方法a relational approach to emotions”,它是“一種為社會、政治和經濟變革賦予意義和想像力潛力的感覺品質”(p 11 ) 。正如本書各章所討論的那樣,這種關係可以存在於民族國家與家庭的融合中,存在於新自由主義自治模式中對“幸福”和樂觀主義的渴望中,存在於通過社會環境調節的身體感覺中,以及在勞動中作為生命政治經濟的一部分。




整體上
喜歡       沒興趣       提不起勁
《尚有書籍、資訊等存於討論羣 @openxsociety ,也歡迎理性討論》




最近Tweet有人重提紐約時報中文網2015年3月31日的一篇報導”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在赤棉獲得的外國援助中,中國提供的至少占90%,涉及從糧食、建築設備到坦克、飛機和大炮的各種物資。 “如果沒有中國的協助,赤棉政權連一個星期都堅持不了,”

冷戰在東南亞引發了世界歷史上最具破壞性的戰爭之一。
自越戰結束以來,數以千計的學術研究、回憶錄和電影試圖從當時在東南亞的西方人的角度來捕捉發生的事情。” The Killing Fields《殺戮戰場》(1984)”等廣受歡迎的電影揭露了 20 世紀 70 年代中期波爾布特政權令人毛骨悚然的活動,這些活動導致 1 至 300 萬柬埔寨人死亡。那些逃脫並在鄰國找到臨時避難所的人踏上了一段旅程,這將把他們帶到許多西方社會,這些社會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習俗與他們的祖國大不相同。人類學家 Aihwa Ong 在她早期的著作”Flexible Citizenship: The Cultural Logics of Transnationality”中寫道,亞洲精英穿梭於太平洋。這項平行研究講述了“其他亞洲人”的截然不同的故事,他們的路線將他們從難民營帶到加州的市中心和高科技飛地。在 “Buddha is Hiding: Refugees, Citizenship, the New America” 中,Aihwa Ong再次探討了 1980 年代中後期柬埔寨難民在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和舊金山的生活。她認為,雖然難民成為規範、規則和系統的主體,但他們也會修改做法和議程,同時靈活地轉移控制並插入批評。雖然柬埔寨難民是受其支配的主體,但他們也代表自己行事,追求可能與現行規範賦予他們的價值觀和資產相抵觸的價值觀和資產。這本書最大的見解是,Ong 不僅為柬埔寨戰爭倖存者發聲,還審視了難民在各種機構中是如何被重新概念化的。她的樣本包括生活貧困的貧困家庭,主要是正規教育有限的老年婦女,以及中產階級家庭。他們在 1975 年紅色高棉接管之前和之後在柬埔寨農村生活,然後在泰國成為難民的經歷呈現了一個只能通過深入的民族志訪談才能獲得的真相。

Ong 首先捕捉柬埔寨難民對戰爭、飢餓和逃往鄰國難民營的記憶。波爾布特政權下的生活被描述為不安全感增加和性別關係開始改變的時期。隨著女性成為性暴力和強迫婚姻的受害者,傳統的佛教女性價值觀受到挑戰。一旦他們的旅程到達泰國的 Khao-I-Dang 難民營,它就呈現出不同的形式。婦女開始依賴提供基本生活必需品的西方機構。 Ong 認為,這種“制度依賴是公民身份意義的最初課程之一”(p 56)。柬埔寨難民很早就在難民營中了解到,獲得資源取決於正確地給自己貼上標籤。不這樣做可能會對他們的未來產生不利影響。然而,Ong 提出的一個關鍵點是,難民營中的服務人員往往不具備有效為柬埔寨難民做出決定所需的文化能力。她爭辯說,移民歸化局 (INS) 代表缺乏文化和政治知識,無法準確評估申請人的故事,而且他們害怕讓共產主義者通過,這影響了許多人的命運。例如,在與 INS 官員的面談中,柬埔寨人和其他東南亞難民常常因語言障礙和共產黨派別導致的對當局的不信任而不知所措。因此,他們在美國的重新安置申請可能會被拒絕。

一旦柬埔寨難民抵達美國,他們就會面臨各種專業服務提供者,包括公共衛生、福利辦公室和法律系統。這種互動使服務提供商有權確定“客戶是誰、他們出了什麼問題、要做什麼以及如何著手去做才能在美國取得成功”(p 276)。這種權威導致難民不得不定義和重新定義自己以“適應”特定類別,以獲得生存資源。柬埔寨難民因此過著矛盾的生活。例如,在 1996 年福利改革法通過後,通過我在明尼蘇達州採訪東南亞福利客戶,我發現許多人依靠食品貨架度過一個月。雖然食品貨架上的食物不能滿足他們的飲食需求,但他們還是接受了這些食物並將其存放在地下室,因為他們不想冒犯試圖幫助他們的工人。

這本書最重要的貢獻是Ong能夠從柬埔寨難民自身的角度揭示“真相”。許多關於東南亞人重新安置的報導和討論都集中在創傷後應激障礙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和心理健康相關問題等疾病上。因此,已經建立了各種衛生組織和社區診所來應對它們。然而,許多人只是找出問題來獲得資金資源來“解決”這些難民問題。 Ong 揭示的是難民機構在製定策略時通過系統和機構來獲得生活的基本必需品。例如,她說,“對於許多難民來說,被歸類為抑鬱或生病有時與獲得健康關注和福利密不可分,因此難民患者開始明白,衛生和難民服務所使用的醫療標籤所涉及的利害關係是而是更廣泛地規範他們的日常生活和獲取過多資源的一個方面”(p 96)。儘管資源在福利系統中更為明顯,但 Ong 通過討論將皈依摩門教的高比率作為通過教會獲得情感和物質支持的工具來強化這一點。顯然,柬埔寨人學會了就提供資源獲取途徑的製度規則進行談判。

書中討論的其他問題包括不斷變化的家庭動態。父母與孩子之間權力關係的變化導致孩子對父母不能幫助他們做家庭作業感到沮喪。此外,當父母不得不依靠孩子來翻譯時,往往會導致父母的地位被貶低,同時給孩子帶來意想不到的力量。這種衝突迫使父母害怕自己的孩子,特別是如果他們參與了與幫派有關的活動。對於男性和女性而言,福利依賴增加了女性相對於男性的權力。 Ong 認為,儘管他們的意圖是好的,但服務提供者行使了系統和機構賦予他們的權力來支配柬埔寨難民並改變傳統的性別關係。她寫道,“社會工作者的身份取決於她們‘賦權 empowering’和‘解放liberating’難民女性的日常工作,即使她們也同情男性。通過有權干預家庭糾紛和製定新規範通過性別行為,服務人員能夠在道德上重新定義難民種族,這一過程也使他們對貧困、弱勢和種族化的美國人的專業統治合法化”(p 167)。服務提供者的干預並不總是對高棉社會根深蒂固的文化信仰以及柬埔寨男女生活在美國市中心導致虐待情況的難以忍受的條件敏感。因此,一些干預策略弊大於利。例如,當婚姻困難引起服務提供者的注意時,許多人要麽報警,要麽鼓勵婦女擺脫困境,因為她們對依賴家庭和社區領袖幫助解決問題的高棉文化沒有很好的理解。 Ong 討論了一對老年夫婦辛夫婦的情況,他們吵架多年。在與丈夫打交道時,辛太太(Mrs. Sin)求助於一名醫護人員。在一次爭吵中,辛先生推了他的妻子,當她向後倒下時,傷到了她的額頭。翌日探望醫護人員後,醫護人員隨警察趕到,將辛女士帶到婦女收容所。在避難所呆了十天后,辛太太回到家,家人不想再與醫護人員互動,後者敦促辛太太對丈夫提出毆打指控。

綜上所述,”Buddha is hiding” 呈現了柬埔寨人從迫害和飢餓中逃脫到被定義為難民的不同視角。當他們融入美國下層階級時,他們的生活在空間和時間中一次又一次地發生變化。作為苗族美國人和前難民兒童,Ong 描述的故事是我生活和/或從長輩那裡聽到的常見經歷。 Ong 在探索柬埔寨難民的生活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1996 年以來的福利改革和權力下放將東南亞難民,尤其是苗族描繪成耗盡該系統的懶惰主體。 Ong 證實了東南亞人使用福利的比例很高,但她成功地表明,這種對一系列服務的依賴是在難民營中習得的。這本書應該作為一個例子,說明關注人類細節可以揭示什麼,以及它如何為有關柬埔寨難民和其他種族化美國人的知識體係做出貢獻。






纽约时报中文网:在红色高棉获得的外国援助中,中国提供的至少占90%,涉及从粮食、建筑设备到坦克、飞机和大炮的各种物资。
“如果没有中国的协助,红色高棉政权连一个星期都坚持不了,”
https://twitter.com/zhu0588/status/1599225498080792576?t=sj8q3KHMqE1mN9ii-hb_TA&s=35


整體上
喜歡       沒興趣       提不起勁
《尚有書籍、資訊等存於討論羣 @openxsociety ,也歡迎理性討論》






儘管Freud經常引用格言“在創造性藝術家的問題面前,唉,必須放下武器” (Dostoevsky and parricide. S. E., 21, p. 177) ,他的同事、門徒和追隨者一直在不遺餘力地努力應用他的想法或其衍生品適用於對各種媒介中藝術家的生活和作品以及創作過程本身的研究。昇華、為自我服務的回歸、丟失客體的恢復,以及其他公式來來去去,但神秘的持久性為新的出發點的蓬勃發展留下了充足的空間。

也許這些近期貢獻中最雄心勃勃(當然也是最複雜和最反傳統)的是” Art in the Offertorium : narcissism, psychoanalysis, and cultural metaphysics”,作者是兩位加拿大精神分析學家Harvey Giesbrecht及Charles Levin,他們在這一領域進行了廣泛的工作,他們令人印象深刻的學識涵蓋了藝術史、哲學、社會學和神學。事實上,他們的節點概念,即獻祭室offertorium——他們將其定義為“相對安全且中立的社會空間”(p ix)——源自天主教聖餐儀式中的獻祭室;這是“變形transfiguration”被認為發生之前的時刻。作者的評論是“在獻禮室中,藝術成為一個充滿活力的接觸點,自戀狀態在其中瞬間重建:自戀的勝利面與它通過與侵略者的投射性認同所否認的東西重新結合:它的卑鄙”(p .ix)

這本書提出了一種解決西方文化中審美體驗問題的新方法。 注意到藝術世界現像如何喚起關於自戀的傳統精神分析推測,作者扭轉局面並將美學問題和關注點“應用”到精神分析理論中。

他們嘗試了弗洛伊德和後弗洛伊德的概念,提出了一種非規範的精神驅動理論,以解決和擁抱後文藝復興美學項目、現代主義的興起和當代藝術世界中的深層張力。

有人認為,這些緊張關係反映了父權文明發展中的核心衝突,而審美領域的出現,作為一個專門的實踐範圍,暴露和顛覆了這些衝突。 審美反思的後現代時代被解釋為理想化和去理想化的複雜自戀辯證法的產物,對於理解當代文化及其歷史前景具有重要意義

“Kant after Duchamp”
https://t.me/librojamanto/2249






“看”在Aristotle 來說是一主動性的例子:在任何時刻一個人都在看或看見。他不能看快些或慢些,經歷一段時間或得到一個確定的終點。這不是為了完成某事物的嘗試。因此“看”是為了自身目的的一種事物。
影片中Marina Abramović這一行為藝術最觸動人心……

Marina Abramović的例子更涉及“看”的主體,主體在“看”之中有思潮起伏的一刻,尤其“看”的對象是久遺了的情人,那一刻“看”這一主動性為主體完成了一切……

藝術……若沒有了主體還是藝術嗎?

https://youtu.be/OS0Tg0IjCp4


整體上
喜歡       沒興趣       提不起勁
《尚有書籍、資訊等存於討論羣 @openxsociety ,也歡迎理性討論》

Показано 20 последних публикаци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