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安危🔥

@BoXunNew Like 0
Is this your channel? Confirm ownership for additional features

博讯论坛
@BoXunBBS
博讯新闻
@BoXunNews
博讯安危
@BoXunNew
博讯搜索
@BoXunSo
博讯音乐
@BoXunMusic
联系博讯
@BoXunAdmin
Channel's geo & Language
China, Chinese
Category
not specified


Channel's geo
China
Channel language
Chinese
Category
not specified
Added to index
11.05.2020 15:06
5 Jun 2020, 15:21 (312 days ago)
【实时投稿】我的破吉普

作者:乔峰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发生在马尼拉。
按照幸存者的要求,人物使用了化名。
出于对幸存者的尊重,除此之外故事未作任何改动。

在makati的街头等红灯的时候,我抽出一只烟。
然后拿起手机,看了下有没有新的消息。
后面停着的汉兰达,不停的按喇叭。
我抬起头,才发现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
踩下离合,准备起步。
但是后面的喇叭确实很烦人,于是我就故意松开了离合。
车子熄火了。
再次打火时,汉兰达已经从我旁边绕过去了。
透过车窗,看她口型应该在说“fucking”。
心想,你一开汉兰达的妹子,这么着急干什么呢。
我开车从来不急,我喜欢开慢车。
并不是因为我技术不行,我只是喜欢慢而已。

我的破吉普在makati街头缓慢的移动着。
确切的说,这不是我的破吉普,是我借的。
工作三年多,我存下了一笔巨款,大概有五万左右。
看着卡里的五万元,我一直在纠结该怎么花。
眼前只有两个选择,买一辆破吉普,或者旅行。
破吉普,旅行,破吉普,旅行,破吉普,旅行……
在纠结了很久之后,就变成了开着破吉普去旅行。
它似乎已经变成了我的梦想。
这样的梦想在我这个年纪是不是会显得不够成熟。
我才不管,我渴望出发。
在一次醉酒后,我和一个很好的朋友说起了这事儿。
在他的帮助下,我成功的借到了一辆车况还不错的吉普车。
于是梦想就在脚下了,就等出发了。

一个月前,交接完工作,领了最后一笔工资。
当天晚上,我就开到了北吕宋。
而现在,我已经到了马尼拉大都会。
原本并不想去马尼拉大都会,只是在到了宿务后,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说,这么多年了,原来你还没有换号码。
我听出了她的声音。
我们已经分手三年多了,一千多个日子。
我问他怎么想起我来了。
她说,我要去美国了。
我问,留学吗?
她说,结婚!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她又说,我想再见你一面。
于是,我就绕这么大远的路,跑玛卡提来了。

在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外国人结婚是怎么样的。
是不是真的和电视剧里一样?
在一个教堂里,神父端着圣经问新郎。
迪克啊,你是否愿意娶柳梦玲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
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
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然后迪克猥琐的回答:我愿意。
我不知道和柳梦玲结婚的老外叫什么名字,所以就用迪克来代替。
反正老外的名字就那么几个。
然后电视剧里接着演,神父转过头面对柳梦玲接着问道。
柳梦玲啊,你是否愿意嫁迪克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
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
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此时的柳梦玲低下了头,唇角微微颤动。
就在那句“我愿意”要脱口而出的时候,教堂的大门被踹开了。
一道闪亮的光,照亮了整个电视屏幕。
我他妈的及时出现了,我不愿意。
在中国,我们把这叫做抢婚。
在中国,还有一首歌名叫《阿牛》

在加油站休息的时候,我寻思着自己可能连美国签证都办不下来,
还抢他妈的什么婚啊。
顿时,整个人被悲伤笼罩了。
这种难过甚至比听到菲林儿说她要结婚,还要难过。
这种难过甚至比在大学毕业时剪掉长发,还要还要难过。

认识柳梦玲是一个机缘巧合。
那时候,我喜欢去酒吧。

而马尼拉这种地方,关键便宜,啤酒也便宜。
正是我们这种穷小子释放荷尔蒙的最佳场所。
我和柳梦玲就是在那种场所里认识的,但这样说好像也不是很确切。
我清楚的记那天去酒吧,人山人海的。
我在人群中央,从开始蹦到了结束。
我经常在酒吧的时候丢东西,打火机,香烟,钥匙,钱,手机……
那天,我就把手机丢了。
回到房间后,我心如死灰,毕竟这是我今年丢的第二个手机了。
我曾经发誓要买一条裤兜带拉链的裤子,只是从来没有买到过。

第二天,下铺把电话递给我说,有个姑娘找你。
这个姑娘就是柳梦玲。
她说她捡到了我的手机,叫我去拿。
我就是这样和她认识的。

回忆开始汹涌的向我扑来。
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正式的约会。
我想起了我们一起去看过的演出。
我想起了我们谈论过的那些音乐。
我想起了在廉价的日租房里,我第一次抓住了柳梦玲的乳房。
乳房很小,却无比柔软。
我不由的担忧,它会像棉花糖一样在我手心融化。
但是当我看到她樱桃般的乳头慢慢变得坚挺之后,这种担忧也便消失了。
我急不可耐的爬上了她的身体,压住了她。
她推开我说,着什么急啊。

我们已经分开三年多了,一千多个日子。
我不能说我会无时无刻的想起她。
其实,她的样子早已经在我的大脑里渐渐模糊了。
但是每一次冷不丁的想起过去时,心情还是会像天空的乌云一样阴霾。

破吉普还是在玛卡提街头缓慢的移动着。
说到玛卡提,我有必要提一下。
其实玛卡提并不叫玛卡提,而是叫Makati。
柳梦玲的家就在这条路上。
下班的时候,我第一次来玛卡提找柳梦玲。
出了公寓楼,我跟出租车司机说,去玛卡提的金色水岸。
司机说,Makati啊。
我说,不是Makati,是玛卡提。

不管怎么样,司机还是把我带到了正确的地方。
我老远就看见柳梦玲站在小区的门口等着我,就好像在大学宿舍楼下一样。

我就是在那个瞬间喜欢上这个姑娘的。

现在我又在这条喜欢的路上,阔别三年,一千多个日子。
跟着导航,再往前一个路口左转直直的开,就到马尼拉国际机场了。
我要去接她。
她从美国回来,在这里和朋友会合,打点一下结婚的事宜。

见面的时候,她一点也没有变,和我刚认识她的时候一样。
她却觉得我变胖了很多。
我订了餐厅,就第一次来趴赛时吃过的那家餐厅。
吃饭的时候,我问她,你妈是怎么同意你嫁到美国去的?
我记得当初我和你谈婚论嫁的时候。
你妈可反对着呢,嫁到我们驻马店就好像嫁到了火星一样。
她并没有回答我,反倒问我为什么要去自驾游?
我说,工作太无聊了,就想出去走走。
她问我,这次打算去哪儿?
我说,马尔代夫。
我并没有打算告诉她,我想先去一趟宿务。
她说,上一次我们分手后,你就去了一次宿务,这一次难道又分手了?
我说,没有,和你分手后,就没有谈过恋爱。
我是文艺青年啊,就想再去装一次逼而已。
菜上齐后,我问她要不要喝点?
她说,喝Vodka吧,如果你愿意的话,下个月我出嫁时,可以来我家喝女儿红。
我想我是不会去的,我怕自己会哭。

吃完饭后,我说送你回家吧。
她说,我和我妈说过了明天才回家。
我说,那我们去逛逛?
她说,你喝了不少酒,天天舟车劳顿的,也累了,回酒店吧。

回到酒店,我再一次的抓住了柳梦玲的乳房。
乳房很小,依旧是无比的柔软。
但是我不再担忧,它会像棉花糖一样在我手心融化。
她的乳头依旧像樱桃般美丽。
在它慢慢变得坚挺之后,我又一次急不可耐的爬上了她的身体,压住了她。
这一次她并没有推开我,也没有说着什么急啊。

完事后,我躺在床上抽着烟,望着天花板发呆。
她很突然的问我,张强,你爱我吗?
我说,到了现在还谈论这个是不是太晚了?
她说,知道晚了,但我想知道答案。
我说,这个问题似乎还没有答案。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拥而眠。

第二天醒来之后,破吉普载着我和柳梦玲回到了玛卡提。
一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到了她家楼下,我从后备箱里拿出她的行李箱。
握手和她告别,她紧紧的抱住了我,还是没有说一句话。
之后,便拖着行李箱往小区里走去。
突然又转过身来说,再见,再不见。

柳梦玲走后,我发动了破吉普。
在玛卡提街头等红灯的时候,我抽出一只烟点上。
望着路的尽头,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想去吕宋岛。
只是脑子中的另一条路线越来越清晰。

然后拿起手机,给柳梦玲发了一条微信。

我爱你。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未完)

原创or看到好文,在菲故事,等你投稿! 故事投稿点击 @shixin521
不定时更新,用故事陪伴你在菲的365天~
点击进入频道: @fdmnlgs